424:“私奔”的土窠子

    听着裴叶跟黎殊的交谈,一旁两个少年郎有种被迫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既视感。

    一向乖巧的秦绍此时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卧槽”冲击,嘴角神经直抽抽。

    “先生……”

    他艰难地张口,表情几欲崩坏。

    “……您不会真想夺下此人吧?”

    朝夏风气再开放,也没发生过女子跟一群花楼嫖客争夺“土窠子”的荒唐事儿。

    Emmm……

    哪怕这个“土窠子”有问题。

    秦绍觉得眼前这画风太挑战他的三观了。

    “你不觉得破坏别人苦心布局是件非常爽快的事情?看着志在必得的人脸上露出惊愕、慌乱、无措的表情,翻手覆手间掌控着对方的心绪……”裴叶露出恶劣的笑,一手搭着秦绍的肩膀,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育他,“你还年轻,无法领会其中妙处,待你长大就明白了……”

    秦绍一脸茫然。

    申桑脸色渐黑。

    黎殊一个手抖,俄罗斯方块搭错导致游戏结束。

    总觉得裴叶忽悠人的样子像极了“绅(变)士(态)”。

    下一秒,裴叶直接将价格提高一半。

    以豪迈阔绰的绝对强势姿态压下所有竞争者。

    三人:“……”

    全场寂静无声。

    那位土窠子更是猛地抬起头望向发声处。

    裴叶慵懒地斜靠着窗户,扬起的唇角噙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当她发现自己成了全场焦点,她还调皮地抬手挥了挥,冲着土窠子无声张口。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开不开心?】

    土窠子:“……”

    老鸨见喊价的人是个黄毛小丫头,脸色出现一瞬的阴沉。

    下一秒又挂上谄媚的笑,变脸速度之快让人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这位贵客,您别看我们这里小门小店,但也是开门迎客做了多年生意的……”

    裴叶明白老鸨的威胁。

    “这个道理我懂,但今天不是谁价高谁能赢得美人归?”

    老鸨笑着道:“是这个道理。”

    裴叶打了个清脆的响指:“这就对了!我出得起钱,还不许我喊价了?”

    老鸨听后心下一喜。

    “哪儿的话,您是贵客,出高价买她是她的福气。”

    谁出得起高价谁就是大爷。

    哪管大爷是人是狗,是男是女?

    只要裴叶拿得出夜渡资,老鸨怎么会将送上门的财神往外推?

    “这话我爱听。”

    裴叶横插一脚报了个高价,完全超出其他客人的心里价位。

    纵然心有不甘,他们也没继续喊价的意思。

    价格再高就亏了。

    裴叶笑着比划一个剪刀手。

    “看样子是妥了。”

    秦绍无奈地压低声音跟她耳语,生怕雅间外的花楼杂役听到。

    “先生……你有这么多钱吗?”

    他们可不想被“结缘小筑”的打手围着殴打,扒光了丢出大门。

    那可太丢人了。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黎殊也好奇得顾不上游戏。

    莫非,她真想让顾央当这个冤大头?

    裴叶摩挲着下巴奸笑:“钱不是问题,这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

    其余三人对这句话持保留意见。

    裴叶又道:“假的土窠子哪里配得上真金白银呢。”

    秦绍茅塞顿开的同时更担心了。

    用假钱糊弄“结缘小筑”的人,真会被扒光衣服暴打丢出大门的。

    最重要的是——

    裴叶哪里来这么多假钱。

    黎殊倒是猜到了,他做了个“障眼法”的口型。

    裴叶含笑点头,赞道:“孺子可教也。”

    说完她就看到黎殊赏她两枚白眼。

    若不是黎殊,随便换做是谁,裴叶这句话说出口会被暴打。

    哪有十一二岁的丫头片子跟比她大两轮的中年男子说“孺子可教也”?

    说话的功夫,“结缘小筑”的人在门外守着要收钱了。

    裴叶起身去应付。

    “我去去就来。”

    她掏出两张画着“障眼符”的糖纸。

    搁在其他人看来就是金灿灿的金子,亮得能闪瞎人眼。

    “这些钱够了?”

    这具身体还未长开,裴叶看谁都要仰头。

    幸好她气势足够强大,完全弥补了身高的缺陷。

    老鸨谄媚笑道:“够了够了,完全够了……”

    裴叶啪得一下拦住老鸨试图伸手的动作,依旧勾着玩世不恭的笑。

    “这些钱,你都能拿走,不用找零了,不过——”

    老鸨倒吸一口冷气,又被裴叶这断句断得险些岔气。

    “不过什么?贵客您尽管说!”

    裴叶道:“我也知道土窠子的规矩,但规矩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改的。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和兴致去城外一趟,剩下的钱给你,你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今儿个——我就在你这楼子歇了。”

    老鸨以为裴叶会刁难人,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

    当即点头如捣蒜,根本不征求那位土窠子的意见。

    因此,当土窠子从杂役丫鬟口中知道消息,那张姣好面庞出现一瞬的扭曲。

    土窠子攥紧袖中的手,后槽牙都要被他咬碎。

    好好的计划被人横插一脚,别提多郁卒。

    是的,“他”而非“她”。

    正如裴叶所言,这名土窠子是货真价实的男性。

    他没让丫鬟伺候沐浴。

    脸太漂亮能伪装成女性的脸,但他的身体伪装不了,一脱衣服就露馅儿了。

    “先生……你不会真要去吧?”

    秦绍看着裴叶的眼神越发怪异。

    “当然不。”裴叶一把揽着秦绍的肩膀,豪迈地道,“当然是一起去,五个人多好。”

    两个少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吓得脚下一个踉跄。

    饶是黎殊这样三十六岁的中年男人也有些招架不住。

    他知道能人异士跟正常人是两个物种,但差距再大应该也大不到哪里去。

    好歹披着一张人皮,怎么尽干丧心病狂的事情?

    “你们真放心我一个弱女子去面对男扮女装的土窠子?”

    裴叶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

    黎殊额头青筋若隐若现。

    他是文人!

    文雅之士不说粗鄙之语。

    当裴叶拽着三人来到今晚的“婚房”,这一出好戏正巧演到高chao。

    “春宵苦短,娘子是准备去哪儿呢?”

    裴叶倚在门旁,目光戏谑地看着还未来得及爬出窗外、一脸见鬼表情的美艳佳人。

    目光扫到窗外正要接应“土窠子”的壮汉,她夸张地“哦”了一声。

    调侃道:“好一出郎情妾意、连夜私奔的感人戏码。”


  http://aztecog.com/txt/94135/260633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