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植物人

    于莅赶到了他的公司内,虽然他的心里面依旧担心着白欣雨的事情,只不过等到了公司后,等到他投身于工作之中后,他就无心顾及白欣雨那边的事情了。

    灰蒙蒙的乌云,笼罩在天空上方,就好像把天空下的人们给关进一个低气压的氛围内。

    盛韶在公司里面安心的工作着,然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小心走了一下神,紧接着就被文件夹上面没有背订好的订书针给扎到手了。

    红色的血珠开始从伤口处溢出来,只见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一开始的一滴,到最后的源源不断的涌出。

    没有想太多的盛韶,她在看了看四周没有纸巾之后,就直接把手放到嘴巴里面然后舔掉了伤口上的血。

    其实像这一种普通的小伤,也只是让毛细血管的血流出来而已,所以并不会出血太久,擦掉就没有了,不过盛韶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毕竟唾液里面有种酶,可以给伤口消菌杀毒。

    当盛韶停下她手中的动作的时候,她就下意识的看了眼窗外。

    办公室内早就因为天气的关系而开了盏灯,但是盛韶她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外面的天气,所以就在这停下来的空隙间,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天。

    看着窗外的天空,突然间,只见一道闪电把灰暗的天空突然劈亮,看着眼前这种景象,盛韶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好像有什么变数一样。

    医院内,赤红的急诊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经历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辛苦的医生们终于把在鬼门关徘徊的白欣雨给拉了回来。

    白欣雨她被送往医院的时候,情况是非常糟糕的,她不仅仅是出了一个车祸这么简单的事情,而是双腿因为被车子碾压过去的关系,以至于双腿粉碎性骨折,而她的脑袋也因为冲击波太大的关系而受了伤。

    这是全身上下受伤最严重的两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身体上的擦伤,如果白欣雨此时此刻醒着的话,那么她应该可以得到一丝慰藉,就是她的面部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毕竟对于一个女人而言,除了身材以外,最重要就是这张脸了,没有了这一张脸,即使白欣雨她的身材再怎么有料,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子,轻轻松松就可以傍到大款。

    现在的白欣雨已经跟于莅离了婚,失去了于莅这个提款机,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唯一一个可以重新让公司复出的方法,就只剩下靠她的这张脸跟现在的身材来勾搭上那些富豪人家了,以此上位。

    只不过白欣雨却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之中,她的双腿被打上了石膏,脑袋上面也缠着厚厚的纱布,虽然造型有些滑稽搞笑,但是她就像睡美人陷入了深度昏睡中一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病态美感。

    等于莅处理完了公司的事情之后,已经是三天过后的事情了,所以他以为他来到了医院就应该是见到恢复了意识的白欣雨。

    可当于莅从公司里面赶过来的时候,就只看见白欣雨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在打着点滴。

    向医生了解清楚情况后,医生告诉于莅,白欣雨现在陷入了重度昏迷,很有可能会变为一个植物人。

    主刀医生定期过来检查白欣雨的情况,然后他就看见了站在白欣雨病床旁边的于莅。

    虽然当时需要于莅签名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见过面,但是主刀医生并没有想起来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份是谁,因为那天他很匆忙,一门心思都在手术上,而且在结束了手术之后,接下来这几天他又进行了几场手术,所以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记住于莅这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主刀医生直接用一脸疑惑的神情看着于莅,然后他问于莅道:“你是?”

    但是于莅并没有忘记眼前的这个医生,他听着医生问到的这个问题,先是因为他现在跟白欣雨特殊的关系而沉默了一会儿,后是犹豫要怎么回答,就这样过了几分钟,然后他才缓缓开口回答道:“我是病人的家属。”

    看着于莅的这个表现,主刀医生下意识的以为,是因为于莅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白欣雨,所以心情才会如此的沉重。

    紧接着主刀医生就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白欣雨身上,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白欣雨,他眉头紧皱了起来,开口说话时的也跟着语气有些低沉起来。

    “病人现在的意识处于深度区,除非她自己拥有着强烈要醒过来的意思,否则一时半会儿她都不可能会醒过来。”

    “变成植物人?”

    “要按照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错。”

    变成植物人的话,于莅一定是不会放心的把白欣雨一个人留在医院里面的,所以说对于于莅而言,医生说的这话,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于莅也跟着皱起了眉头来,他用同样低沉的声音问道:“没有其她能让她醒过来的办法了吗?”

    “其实要把她唤醒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需要不断的给病人提醒,刺激她的神经,好让她从中醒过来。但是这也有风险,因为有可能会反作用的使病人直接进入植物人状态。”

    “为什么?”

    “因为她如果自己不想醒过来的话,或者说你是她所不想面对的人的话,亦或者说你说了一些让她想逃跑的话的话,那么都会促使大脑为了保护她自己不再继续受到伤害,会主动跟外界断绝联系。”

    刚开始听到这个方法的时候,于莅感觉他还可以试一试,但是等到医生说完这些话后,他就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尝试的必要了。

    如果是之前的白欣雨,那么他还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来把她给唤醒,但是今非昔比,现在躺在病床上的白欣雨,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而且于莅也很自觉,他知道他自己表现得过于绝情,所以他感觉白欣雨应该也对他产生了恨意了。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http://aztecog.com/txt/91747/26081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