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的纨绔相公 >第三百五十四章 要钱不要命

第三百五十四章 要钱不要命

    “娘子,就不能提前让我当爸爸吗?”

    几年想想就好久,而且再过几年他都老了,怎么可以让他亲亲闺女看见他老的样子,必须不行,于是赵恒之坚持不懈地继续劝说某夫人。

    某夫人也很干脆,张嘴就是一句,“爸爸。”

    赵恒之:“……不是的,不是你。”

    某夫人挑眉,用危险的口吻道:“那你还想要谁?”

    赵恒之略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小小声道:“未来闺女。”

    某夫人气势不减,篡改意思道:“别的女人?”别问我为什么无理取闹,问就是吃醋的女人也同样不讲道理。当然,她现在只是假装吃醋。

    赵恒之:“这是咱闺女,不是别的女人。”女孩还差不多嘛。

    某夫人不依不饶斩钉截铁道:“别的女人!”哼哼,跟我斗,小样,你还太年轻。不然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

    赵恒之:“……别的女孩。”

    某夫人鼻子哼哼,白眼朝天,再次肯定道:“别的女人。”

    赵恒之:“……”好吧好吧我认输,缓缓就缓缓,我就不信了,我成日念叨你还不烦得慌?想起当年某夫人怀孕时他的碎碎念技能,是该再次开启。

    见赵恒之眼睛滴溜转着,一准是在打什么算盘,姚羽然还能不清楚?当即也不再胡闹,掏心掏肺道:“赵恒之,你想想,承宇才多大,一个咱们都照顾不过来,还想要俩,这就有点可恶了。”

    “照顾得过来!”

    姚羽然斜昵他,不留情地挑破道:“您可行行好吧,照顾得过来的是奶娘可不是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承宇是你捡回来的。”

    赵恒之羞赧状道:“亲生必须是亲生的,可谁叫他是个小子,臭烘烘的,一点也不香。”

    不知怎的,每当赵恒之兴起要抱抱赵承宇时,赵承宇不是放屁就是拉粑粑,直把赵恒之臭得退避三舍,父爱的桥梁?轰隆一声塌得稀碎。

    一见赵恒之憋屎又嫌弃的脸色,姚羽然就知道咋回事了,悠悠丢出一句,“你以为你闺女就不这样?小孩子嘛,都香臭香臭的,木有办法。”

    赵恒之瞬间呆滞,显见地不想相信道:“不,我不信。”

    姚羽然表示不解释,咱们日后见真章。

    于是,这个问题再次搁浅。

    倒是拐卖孩童一案的判决可算下来了,涉案之人除了死还是死了,一同回来的还有慕乘风夫妇和……狗剩。

    要不是狗剩的出现,赵府某个偏僻院落里的狗剩她娘就要被认遗忘了,不是,是已经遗忘了。

    公事先办,私事押后。

    对赵恒之深信不疑的刘老大和钱老二不管孙子名怎么威逼利诱都闭口不提,以不变应万变,没想到却等来了简单粗暴的圣旨赐死。

    “赵恒之,你个言

    而无信的小人,你收了钱不办事,你不得好死!哼,既然我活不成了,赵恒之你也别想讨着好!驸马爷是吧?老夫要实名举报赵恒之贪污受贿还不办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刘老大直接暴走。

    慕乘风早知道怎么回事,但他就是不开口,谁的烂摊子谁自个儿收拾。

    赵恒之也没在怕的,啧啧两声,笑嘻嘻道:“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啊,竟想污蔑高风亮节两袖清风的本大人?好,证据呢?”

    查来查去查不出个道理的孙子名等这一刻很久了,立马鹦鹉学舌催促道:“证据在哪?快说,本大人帮你找!”

    啧,这一心要赵恒之倒塌的心思不要太强烈。

    “有,人证物证都有!罪证是赵恒之从我宅子里抬走几箱金银,银票,还有银票!”刘老大见赵恒之老神在在的样,怒从心头起,冷笑道:“因老朽为人谨慎,但凡老夫经手的银票金银都做了记号,是个微不可见的‘刘’字,孙大人一看便知!”

    孙子名一听来劲儿了,吆五喝六就要往赵府找银子去,却叫赵恒之拦下,可一心要赵恒之死的孙子名怎么会理会,冷哼一声起性将人推到一旁,妥妥的目中无人。

    姚羽然恼了,她都舍不得打的人这孙子也敢动手,眯了眯眼,不知打哪摸来一块石头不偏不倚地打在孙子名脚下,只听“哎哟”一声,孙子名摔打四脚朝天。

    “谁?是哪个不长眼的暗算本官?”

    赵恒之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自家娘子的杰作,朝她一笑,笑眯眯地俯身凑到孙子名跟前,话中有话道:“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推的本大人?孙大人呐孙大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啊这是坏事做多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

    “哼,赵恒之,你就可劲得意吧,只要找着那银子,本官必定死谏,还望驸马爷给下官做个见证!”孙子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咬牙道。

    赵恒之打了个“请”的手势,无所谓道:“孙大人请便,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刘宅运出来的都封存在衙门,您直接奔那就是了。”

    “不可能,分明是在你赵府!”

    赵恒之摊手,看向睚眦目裂的刘老大道:“从你家抄出来的若干钱财你皆记载在册对吧?嗯,就是你床板暗格里,我说的没错吧?”

    刘老大:“……”你大爷的,这也行?感觉底裤都被扒干净了还问我错不错?我说错有用吗?那简直太错了,大错特错!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明白自己被套路了。但不到黄河心不死,咬也要咬死你,诬陷什么的再容易不过。

    “哎,刘老大,污蔑朝廷命官罪加一等,你想死个不痛快的?”小机灵鬼姚羽然保持围笑道:“你敢胡说八道也没事儿,你媳妇不还关在那头

    吗,身为妻管严的你还有啥是你媳妇不知道的?一会录个口供对照对照不就明白了?”

    刘老大:“……”妻管严都知道?底裤什么的早就灰飞烟灭了。好吧好吧,您厉害,我认输。嘿,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比这会年轻,赚了!

    作者:哦呵呵,疯了一个喜大普奔。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换赵恒之出声道:“阿大阿二,带孙大人往府衙查银子,那账册也在里头,仔细查,可莫要让孙大人有机可乘,啊不,错怪本大人,懂?”

    不信邪的孙子名随阿大阿二离去。

    被带往此处的钱老二也不淡定了,一见赵恒之就直囔囔,“赵大人,这是咋回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瞧瞧这领导对下属的口吻,啧,你牛什么牛?

    赵恒之笑意不改道:“交待?钱老二你不会坐牢坐傻了吧?你自个儿认的罪,签的名,画的押,我给你一个死刑的交代,没错啊。”

    钱老二急了,直愣愣地就要冲上来,可惜狱卒没给他这个机会,一人踹一脚给摁地上了。行吧,不让我动,我还有嘴啊,钱老二勉强抬头质问道:“说好的从轻发落你?怎么翻脸不无情?!赵恒之你还是人嘛你!”

    “嘿,钱老二你莫不是真傻了?我不是人难道还能是鬼?青天白日的,哦不,虽然牢里有点黑,但哪个阿飘敢这会出来飘?”赵恒之装模作样地踢提脚,特幼稚道:“你快瞧瞧,我有脚,阿飘哪来的脚?”

    “还有,你说说好了,你拿什么跟我说好的?别说口供,那不是闹了吗?”

    “至于银子,这你可别栽赃本大人,瞧你一毛不拔的样,能拿银子来贿赂我,那我不得半夜偷着乐?对了,临死之前你不妨做回好事积点阴德,说说你那银子都藏哪了?”

    钱老二还在思考什么是阿飘的时候,直接叫这连环质问给问懵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愣愣地说了句,“是啊,拿啥跟你说好的?”

    刘老大:“……”早知道钱老二不靠谱,没想到这么不靠谱,白瞎他刚才将扳倒赵恒之的希望寄予在他身上。得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咱坐一会等投胎吧。

    “不对,你就是答应我了,我给你消息,你给我求情,赵恒之你说,是不是有这回事?”钱老二忽然转过弯来,急哄哄道:“赵恒之人无信而不立,你要不给我求情,我钱老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赵恒之恍然大悟状,故作懊恼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求情?求嘛,只是的求不求得下来本大人可不敢保证。”说着转头看向慕乘风,申请恳切道:“驸马爷,您也听见了,要说您破案的消息还是钱老二提供的,您看?”

    再次成为靶子的慕乘风保持围笑,看在姚羽然的

    份上,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必须配合啊,铁面如山道:“皇上赐死圣旨已下,死罪不可更改。”

    “驸马爷,您怎么可以如此冷酷无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驸马爷,小的求求您,求求您救小的一命吧,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愿意坐牢,也愿意做牛做马,只要驸马爷您饶笑得一命!”

    懒怠看戏的姚羽然轻飘飘甩出一句,“你要是肯将万贯家财捐出,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哦,那我还是去死吧。”

    “……”

    (本章完)


  http://aztecog.com/txt/90797/260634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