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 推波助澜

    富老头跟儿子们急忙跑回家,生怕那些穷鬼把他们家糟踏了,更要防他们趁火打劫。

    等侯卫东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中午了。侯卫东跑来报告,说从三家搜出了许多武器,还有铠甲和战马。其中富家有十几套甲,虽只是皮甲,可毕竟是甲。

    老赵看着民兵们兴奋的抬着一捆捆武器铠甲等过来,笑着问,“还发现了什么?”

    “粮食,很多粮食,而且金银钱帛不少,有各种首饰器物。”

    老赵点头,翻看着面前刚才富老头他们报的田宅等。

    “富家一家就有五千多亩土地,高家和沙家各有一千多亩地,其余的多是无地佃户,仅有十几户人家手里有几亩或十几亩不等,加起来也不过二百来亩地,这礼村的地绝大多数都掌握在了这大家手里头。”

    “就是。”侯卫东马上道。

    “圣天子很关心我们百济的百姓啊,下诏要分田授地,让百姓能够有田可耕,有饭可食。但没有地,又如何耕,如何食呢?”

    侯卫东等一干刚才去搜查了富家等的民兵们,亲眼看到了这几家的富裕,心里很是不平,被老赵这么一说,更加不平了。

    “要是富高沙三家能够把地拿出来分就好了。”

    老赵笑着让侯卫东把三家人又重新叫出来,然后当着那一众村民问他们,希望他们能够主动把地拿出来分。

    三家都是一声不吭。

    “大家先回家吃午饭,等饭后咱们再继续开会商议。”

    一众村民的心都有些乱了,哪有心情回家吃饭啊,再说了,早上都已经吃了一顿地主家的面汤了,这中午可以省下这一顿。

    老赵一伙中午在富家吃的饭,煮面条配上泡菜和咸鱼,富家倒没敢小气,五十多人,足足用了五十多斤面粉,下了血本了。

    等他们吃饱了出来时,不少村民都开始询问侯卫东和长山这两跟着吃饭的村长。

    “他们答应了么?”

    “没有,饭桌上亭长提了一嘴,结果富老头和另两家的都没搭话,后来就没提了。”侯长山站在那里,摸着肚子,刚才这顿,他吃了好几大碗面条,真正吃了个肚溜圆。“富家那老太婆倒是哭了,在后面说什么朝廷要强抢他们的。”

    侯长山的父亲叹气道,“哎,富高沙三家世代都是咱们这的地主,这地啊也是一亩一亩置起来的,如今要让他们这样白送出来,怎么舍得呢。”

    “哪怕就是分给咱们一点,一家给个一二亩,咱们的日子也会好过的多啊。”有的村民们说道,以前他们当然不提有半点这种非份之想,但如今朝廷不是支持他们吗,主动提出了这事,就是给了他们希望了。

    虽然这希望看似渺茫,但谁都希望能落下点实处。

    “舍不得有啥用,朝廷要真要收地,他们三家敢不给?先前咱们那大王和朝廷的贵族官员们不也对抗?可现在不全被打服了?我觉得这事有希望,既然提了,肯定就会成的。”一个刚加入了村民兵队的年轻后生道。

    日子苦,日子穷,穷则思变,人心如此。

    那边一个民兵过来喊侯卫东和长山过去,“亭长叫你们过去。”

    过了会,两人又回到村民们这边。

    “说啥了?”

    “亭长说,下午要接着开村民大会,要大家忆忆苦!”

    “忆苦?”有些村民不解,这日子尽是苦了,还忆啥?

    “若是大家认为有人欺压村民,横行乡里,有不法行为的,可以在会上举报。”

    “有欠了三家债务的,也可以提出,现在朝廷有规定,年息不得超过三分六,利息不得超过本金的一倍,否则朝廷就将以高利贷罪惩治放贷者。”

    午后,大会还没开。

    可是越来越多的消息在满天飞。

    侯卫东和侯长山等村长、保长、队长等开始奔走在村民中间,不时的传递一些消息给大家。

    “检举、批斗!”

    “收田,分地!”

    这些话不断的刺激着那些村民们,寒风呼啸,可也不觉得冷,心头火热着。

    分地,减息······

    等到日头已经偏西,大会终于开始了。

    场地中间,摆着许多从三家搜出来的武器装备,既有刀枪长矛,也有弓箭盾牌,甚至富家还搜出来十几副皮甲和弩,还有十几匹战马。

    “这可和几位此前说的情况不符啊,你们不是说没有吗?”

    老赵呵呵一笑。

    富家等一时无话可说。

    “我等愿意将这些武器尽皆上缴给官府。”富老头说话了。

    “还有没有呢?”

    “都在这了。”

    老赵摇头,“我不信。”

    “我们家里都被搜了一遍了。”富老头道。

    “也许还有什么密室地窖之类的地方还没发现呢。”

    “的确都没有了。”

    老赵挥手。

    乡民兵队长过来。

    “常威,你带乡民兵再去搜一下,记得搜仔细了。”

    富老头变色,“赵亭长,这为何如此不信任我等呢?”

    “信任是相互的,你们之前可是辜负了我的信任。”

    那边常威带着民兵继续去搜家,这边侯卫东等已经开始带着村民开始诉苦举报了。

    一开始还只是诉说自己日子苦,后来终于有人开始把自己欠三家的高利贷报出来。

    再然后,有人受过三家的欺负什么的也开始说。

    这话头一开,可就犹如黄河之水涛涛不绝了。

    “我家以前也有几亩地,可是人多,日子也过的辛苦,便也佃种了富家的田,可富家为了吞并我们那几亩地,硬是污我弟弟偷了他们家的金银。我家日子那么苦,别说金子,就是银子都没见过,家里女人连个银钗都没,而我那小弟更才十岁,向来老实本份,怎么可能偷他们家金银呢?可他们却硬是污我弟,最后甚至栽脏嫁祸,把我弟打死了,还把我家的那些田也都抢了去,连我妹子都被抢去抵债做了他家的奴婢。”

    一个汉子越说越激动,泪流满面,他们家因父亲以前外出学了点手艺,因此赚了点钱辛苦积攒请人垦荒置办下几亩地,谁知最后都还被富家夺去,还弄的家破人亡。

    也有人开始诉说富家的高利贷是如何的坑害人,逼的他们卖妻典女,家破人亡,到现在利息都已经滚的记不清了。

    有人因为借贷,最后被迫全家都卖给富家抵债,从此沦为富家的奴仆的。

    这时常威他们搜了半天,终于又回来了。

    “亭长,发现了密室,找到许多私藏的武器铠甲,三家皆藏有甲和弩!”常威说着,让手下民兵把找到的甲弩摆到了大家面前。

    富老头看到这些东西,一下子晕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http://aztecog.com/txt/89317/269473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