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人皮手套

    盲琴师放出狠话,弹出比之前更加激烈高昂的琴声,顾青只是一派无动于衷的神情。

    不,他还是有动作。

    顾青来到独七身边,对着他身体拍了一掌,又如法炮制,向剩下三人的身体各自拍出一掌。

    他们顿时感觉到琴声对自身的影响变得极其轻微,确切的说顾青拍出一掌时,一股冰凉的气息钻进他们体内,暂时将他们的气血冻结住。

    伤势不会再加重,但也没有恢复行动能力。

    盲琴师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停止弹琴。

    顾青瞧着满地倒下的镖师,对着独七说道:“七兄,我来晚了。”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只是他终究不是无所不能。

    独七终于能正常说话,他道:“等会如果你对付不了这两个人,你就先走吧。”

    顾青道:“你好好休息,不用担心我。”

    盲琴师冷幽幽道:“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

    顾青瞧向他,平淡道:“你虽然这样说,可是你心里在害怕,你的心跳变快了,肩部的肌肉紧绷了一点,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有个小习惯,你心里产生恐惧时,舌头会不自觉在嘴里卷一下。”

    盲琴师怒道:“你……”

    顾青道:“你的舌头又卷了一下。”

    盲琴师闭住嘴,头朝向徐青藤。

    徐青藤道:“这家伙的观察力确实很惊人,但是有我在,你不用担心他能翻起什么风浪,用你的琴,让他体会真正的恐惧。”

    盲琴师点点头,他指尖划过琴弦,片刻间便有一只丈许的白色人影出现,仿佛自地狱深处走出的厉鬼。

    白色人影缓慢地走向顾青。

    院子里飘起平静的琴声,将万物归为寂静。

    同时寂静亦不断放大白色厉鬼给人的恐惧感。

    白色厉鬼终于走到顾青面前,两只蒲扇大的手掌往顾青拍过去。掀起的劲风竟吹翻了地面的雪粉。

    顾青没有任何闪躲。

    突然间一声惨嚎,原来白色厉鬼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顾青身上爆发出如烘炉般的气血。

    掀飞的雪粉竟因之融化,他脚下很快有一大滩水迹。

    小乌鸦欢呼一声,绕着顾青飞了一圈,适才白色厉鬼消散无形留下的气息竟全部被小乌鸦一扫而空。

    盲琴师惊骇地向徐青藤道:“他身边的小东西难道是鬼车?他能驱使鬼车,吞噬怨气,你还说他不是妖魔?”

    徐青藤道:“他如果真是,咱们早就死了,应该是练了什么魔功。”

    盲琴师平复心神,琴声变得婉转低浅,如绕指柔般出现在顾青耳畔,很快琴音又仿佛丝线一般,缠住顾青的心脏。

    琴声稍微高昂,紧接着顾青的心跳也随之加速。

    琴音变得低沉,顾青的心跳亦随之迟缓。

    盲琴师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讥嘲,不关你是谁,都会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他的琴声忽而如雷动于九天,猛烈迅疾。

    顾青的心跳亦砰砰砰加速。

    在曲调到了最高处时,琴声忽然低沉,如埋藏九地的死水,兴不起一点波澜。

    顾青的心跳亦随之骤然停住。

    如此反复多次,盲琴师嘴角的讥嘲渐渐消失,不自觉卷着舌头。

    这还是人吗?

    难道顾青现在不该全身血管爆裂。

    哪怕他是牛皮做的血管,此刻也该爆了吧。

    盲琴师愈发恐惧,想要停下曲子。

    可是他发现他居然停不下来。

    他耳朵里响起砰砰砰的心跳声,忽而动于九天之上,忽而藏于九地之下。他向来以琴音控制心跳杀人于无形。

    可是这一次他自己却被别人的心跳声控制住了。

    这是盲琴师以往无法想象的。

    他虽然看不见,可是头还是朝向顾青,额头露出大颗大颗的冷汗。

    不,他还听见了脚步声。

    顾青正如收割生命的厉鬼怨魂,一步步朝盲琴师走来。

    他的步伐不疾不徐,却如同敲响死亡的丧钟。

    脚步声清晰无比地踩在盲琴师的心脏上,如一记一记重锤,到后面,顾青每走出一步,盲琴师就吐出一口鲜血。

    同时盲琴师的手也已被琴弦割出一条条细细的伤口,原本灵活整齐的手指,此时已经被摧残得不像话。

    可是盲琴师根本无法停止这一切。

    甚至往常调动自如的内气,都在此刻不听使唤。

    很快他的袍子、琴身都染满鲜血。

    顾青离他很近很近了。

    “够了。”

    “小心。”

    前一句来自徐青藤,后一句来自独七。

    不知何时徐青藤已经出现在顾青背后,一拳轰向顾青的后背。

    强横的气流自徐青藤的拳头生出,竟有猛烈至极的罡气自他这一拳爆发出来。他用的是左手。

    独七几乎可以想象这一拳落实,顾青即使不死,也得半残。

    他知道拳出罡气的修行者有多厉害。

    曾经他见过枯霞派一位长辈使过,一人高的石碑,轻易被那位长辈的罡气粉碎掉。顾青到底还是血肉之躯。

    预料中的轰然一声巨响没有出现。

    顾青被打飞的场景也没出现。

    顾青甚至都没有回身,只是将左手往身后一伸,手掌对上了徐青藤的拳头。

    仅此而已。

    徐青藤身子翩然倒飞,脚踩中一块瓦片,瓦片登时化为齑粉。

    顾青另一只手握住盲琴师的脖子。

    “你……不……是人。”盲琴师满脸通红。

    顾青轻声道:“也许你猜对了,只是没有奖励。”

    喀嚓声响。

    盲琴师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只是没有头。

    他的头去哪了?

    盲琴师还没思考清楚这个问题,便没法再思考了。

    顾青将盲琴师的眼睛闭上,再将他的头颅丢在一遍,小乌鸦欢呼地扑向盲琴师的尸体。

    顾青瞧向徐青藤,说道:“你比他强不少,我到现在都没发现你有恐惧感。”

    徐青藤道:“你比我想象的要强许多,只是可惜遇见了我。”

    他额头肉缝正一张一合,森白的细碎牙齿碰撞,发出金属之音。

    而这样的场景亦显得无限恐怖阴森。

    徐青藤取出一个手套,人皮手套。

    他戴在了右手上,原本少去的一截右手拇指便丝毫看不出来。

    顾青能清楚感觉到,那个手套可不只是有掩盖作用,应该是一件法器,极其邪恶的法器,气息令顾青很不舒服。
  http://aztecog.com/txt/105971/269473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