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离魂录 >第十七章 唱个双簧赚点钱

第十七章 唱个双簧赚点钱

    王丽看看大拇指上的红线,又看看满脸期待的王艳,轻启檀口,叹了口气,说道:“妹妹,当年的事,虽然是他们不对,但也罪不至死。当初是我冲动了,他们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伤害你,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做了鬼奴也好啊,起码能陪着你走完这残缺不全的一生。听姐姐一句,放下吧,好好找个男人嫁了,相夫教子,那才是你需要的生活!”

    恋爱?婚姻?相夫教子?谈何容易啊!王艳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她之所以拼命活下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了那个泼皮无赖,给姐姐报仇雪恨。不然,可能早就随姐姐去了。日子那么艰难,生活充满痛苦,强颜欢笑也只为讨好别人,这样的生活谈什么开心?说什么乐趣?

    可是姐姐现在回来了,却是劝说自己放下仇恨,找一个相爱的男人恋爱结婚,享受生活。自己能做的到吗?

    能,为了姐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何况是谈个恋爱,结婚生子而已!“好,我听姐姐的。”王艳泪眼朦胧,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幸福,这可是姐姐的心愿。

    当叶风背着只装有几件换洗衣物的背包站在南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望着那些由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七大婶子八大姨层层围绕众星捧月般护送而来的莘莘学子,他深刻的感觉到了学生的不易。这哪里是来上学的,分明就是迎亲的队伍嘛,如果他们的亲友团各自抬着一顶八抬喜轿的话。

    走进古香古色的拱形大门,迎面便是一座人造假山,假山上亭台楼榭样样俱全,还有石头雕刻而成的小人在假山上游玩。一条人造瀑布自山顶断崖一泻而下,给整座假山增添了不少生气。山上郁郁葱葱的爬满了各种青藤,还开着不知名的蓝色小花,微风吹来,更带来一股淡雅的清香,闻之让人神清气爽,身心愉悦。山下是一池碧波荡漾的小鱼塘,里面三三两两的锦鲤慵懒的游动着,时而潜伏在睡莲下面,时而钻进了山洞之中,逍遥之极,好不自在。

    问了门岗的保安,叶风才知道,医学院坐落在南都大学的东南角。按照八卦方位,属于巽位,主风动,应生机,看来建造这所大学的时候是有风水大师勘察过的。

    俗话说,医生是个宝,人人少不了。但是好像西医那边的新生似乎更多一些,这年头中医不吃香,被西方说成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旁门左术。这样的舆论导致国内也兴起了西医潮,此涨彼消,中医便在西医的打压和刻意的贬低抹黑下变的人才凋零,愿意拜入中医门下的学生也是越来越少。

    叶风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四处打量,寻找着新生报名处。眼波流转之间,忽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陈飞,他怎么也在这里?叶风斜眼看着他,慢慢挪动着步子走了过去。才一晚不见,他腿也瘸了,胳膊也伤了,而且头上还缠着一圈纱布,隐隐约约还渗出了鲜红的血水。一个人高马大的黑大汉搀扶着他,缓缓的向前走去。

    “我说张涛,报名处在哪里?怎么还没到?我特么都走不动了。”陈飞哀怨的看着黑大汉,脸上满是不耐烦。

    “在前面。”叫做张涛的黑大汉也不生气,伸手指了指远处挂着一条横幅的地方。他是学校的保安,也是陈飞的远方亲戚。家里穷,没办法,当兵退伍的他只好找到了这个城市的远方表叔,也就是陈飞的爸爸。让他帮忙说话,才得到了这么一份不错的工作,轻松不说,薪水也还算可以,关键是能够准时发放工资,比一些私人企业强多了,听说那些黑心老板不仅私自克扣员工的钱财,竟然还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拖欠他们的工资。真是无耻至极,比周扒皮还周扒皮!

    “哎呀,我看公子印堂发黑,双眼无神,三魂无主,七魄迷离。这可是大凶之兆啊,我可警告你,最近一定要小心一点,你这运气可不是很好,说不准就能碰上一些麻烦事。”叶风走过去,盯着陈飞神神叨叨的说着,一股神棍大师的气度风范,直盯的陈飞汗毛倒竖,冷汗淋漓。

    难道真的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吗?陈飞心里一紧。抬头看去,见是叶风,昨天带着受伤女乘客去开房的那个家伙。在他心里,笃定了叶风是对人家婴孩的妈妈做了什么不轨事情的。他双眼圆睁,惊诧的叫道:“是你?”

    叶风也装作才看出来他是谁的样子,惊讶的说道:“哦,原来是陈二少啊!怎么才一晚上不见,都搞成了这个样子?你这是来上学的?也来读医学院?”叶风心中暗暗吃惊,阿黄不愧是哭丧狗,咬谁谁倒霉啊!看到陈飞的悲惨模样,他算是真的相信了黑白无常的话,看来以后不能随便让它欺负凡人了,万一一个拿捏不好,搞出人命来可就大事不妙了。

    “我是大一新生,学~中医。”陈飞后面的两个字声音很小,感觉学中医很丢面子的表情。可是填报志愿的时候,爷爷不依不饶的让他一定要学中医,爸爸也在旁边添油加醋的敲边鼓,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家境富裕,内心堕落的公子哥只能随了他们的愿,报考了南大医学院。

    叶风微微错愕,没想到居然和这个家伙是同学,想到自己一气之下让阿黄捉弄于他,把他搞成这个样子,心里面动起了恻隐之心。“我也学中医,没想到我们还是同学那。”叶风邪魅的看着他笑,好一会,见他并没有兴趣给自己诉说他凄惨的遭遇,这才一脸郑重的对他说道:“你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陈飞认真的想了想自己的遭遇,对叶风的话深信不疑。或许是昨天在车祸现场英勇救人之时真的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不然为何下楼梯时莫名其妙就屁股一痛滑了下去?那种感觉,分明就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口啊。

    事后自己还脱了裤子对着镜子照了照,那疼痛的地方真就出现了几个乌黑的牙印,像是被恶狗狠狠地咬了一口一般。还有,自己送了那个女人回去之后,然后驱车赶往学校,明明宽阔的道路空空如也,可是一脚油门开过去后竟然就莫名其妙的追尾了。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叶风,声音略微颤抖的问道:“你有办法?”

    “有啊,当然有了。”叶风白了他一眼,嘴角扯出来一个迷人的弧度,说道:“看在同学的面子上,给你打个五折。五千块,帮你搞定,便宜吧?”说着,他伸出自己张开的右手在陈飞面前晃了晃。听说江南的行情很好,一些纺织厂的老板生意惨淡的时候都会请一些大师去厂子里看风水,随便开一扇窗户,或者弄一个屏风就能收获几十上百万的辛苦费,当真是比抢~劫来钱还快。

    “五千块?你怎么不去抢?”陈飞没想到这家伙把自己当成冤大头了,一张嘴就是五千块,他当自己家钱是大风吹来的吗?

    叶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的陈飞,心想,这人看起来长得傻乎乎的,怎么就不肯上当呢?然后一甩袖子,走了!

    陈飞蒙了,自己遇到脏东西的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可是这小子大言不惭的说能帮自己搞定,就有些不足为信了。看着叶风抬头挺胸,傲然离开的背影,他的心里又泛起了嘀咕,难道这小子真的有驱鬼捉妖的本事?

    “哎~,同学,别走呀!”他连忙出口喊道:“谈生意,谈生意,生意本来就是谈出来的嘛。来来来,再商量一下。”

    叶风停住步子,伸出右手在空中晃了晃,说道:“五千块,不还价,你当我是菜市场卖大白菜的吗?很伤阴德的,爱来不来。”

    叶风越是言之凿凿,陈飞就越是深信不疑,他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五千就五千。不过……”他甩开张涛,瘸着条腿快步赶上叶风小声说道:“我要看着你捉住那只鬼才会付钱!”

    “没问题!”叶风拉着他来到一个小湖边上,让他站在一棵大柳树底下,然后在他的肩头拍了两下,熄灭他身上的精气之光,接着轻轻勾了勾小拇指。

    瞬间,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女人影子出现他的身边。陈飞见状,双目圆瞪,汗毛根根倒竖起来,额头上冷汗嗖嗖,他想大声求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叶风看他吓的不轻,也觉得玩的差不多了,就摸出七宝葫芦,扒开塞子,轻拍一下葫芦,那王丽幻化的女鬼便被他收到了葫芦里面。他一脸坏笑的走过去,摸了摸陈飞的肩膀,帮他燃起那熄灭的精气之光,这才开口说道:“怎么样?亲眼看到我收了她吧?这次相信了吗?”

    “嗯,信了!”陈飞努力的发出一个声音,这才缓过神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看到了,钱不是问题。”

    叶风就嘿嘿的笑了起来,原来唱双簧真的这么赚钱啊,有搞头!
  http://aztecog.com/txt/104630/260614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