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一百零九章 寒月阁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一百零九章 寒月阁

    “怎么了,小瑀,你拦着我干什么?”小黑望着拦住自己的凌瑀,一脸不解,疑惑地问道。这不符合凌瑀的习惯,按照他以往的性格,如果有人惹怒了他,恐怕惹怒他的人现在早已气绝多时了。

    “我们此番前往寒荒城必须要在寒月城借路,而寒月城的城主就是寒月阁的阁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咱们这次就饶过他的狗命吧。”凌瑀考虑到要在寒月城开启传送阵,轻声解释道。

    听完凌瑀的话,小黑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凌瑀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寒月城之所以叫做寒月城,就是因为历代寒月城城主必须是寒月阁的阁主。而且谁也不知道这叶铭在寒月阁内地位如何,因为很多修行大能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子,通常会在弟子体内留下一缕神识,当这名弟子有生命危险时那缕神识就会被触发。万一这叶铭身上有类似的东西,如果将他杀害,他的师傅必定知道是自己所为,到时候再想从寒月城借路就难如登天了,甚至还会引起寒月阁的围剿。凌瑀并不是怕,只是因为一个伪君子而耽误了天机门考核的日期,就得不偿失了。

    “对对对,你们不能杀我,我回去一定跟师傅说清楚,不需要晶石,让你们免费使用传送阵。”叶铭听到凌瑀的话,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谄媚地说道。

    “呵呵,你我本无怨无仇,但是你的贪念让人作呕,我说不杀你,但我没说过不让你付出代价。”凌瑀看到叶铭那副贪生怕死的模样,心中极度厌烦。寒月阁在北域也算赫赫有名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欺软怕硬的门人。只见凌瑀右脚猛然向地上一跺,两颗石子飞到他的手中。凌瑀双指夹住一颗石子,闪电般的打向叶铭的小腹。

    “啊!”只听见叶铭一声惨叫,痛苦地捂住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滚,冷汗如同瀑布般自他头上滴落。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才抬起头,对着凌瑀无气无力的说道:“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对你这种贪婪成性、贪生畏死之人,废你的修为算轻的了。怎么,命也不想要了吗?”凌瑀目光如刀,盯住叶铭,冷声说道。凌瑀知道,这种人即便修行下去也是个祸害,如果不是为了在寒月城借路,他才不会在意叶铭的生死呢。

    “没有,不敢,不敢。多谢道友不杀之恩,不知道道友高姓大名,等我伤愈,再去感谢道友不杀的恩德。”叶铭虚弱地说道。他的心头在滴血,但是却不敢将愤怒表现出来,怕被凌瑀看到。

    “你是想等伤养好以后取我性命吧?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叫凌瑀,如果你想找我报仇,随时恭候。”凌瑀轻蔑地扫了叶铭一眼,冷笑道。凌瑀实在是觉得,叶铭这种品行的人,难成大器。

    而后凌瑀抬起右手,双指轻弹,只见剩余的那颗石子也如流星般射出,准确地打到了正在逃亡的李雪儿身上。李雪儿应声倒地,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小崽子,你敢废我修为,我跟你势不两立,我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李雪儿瞬间失去了理智,只见她披头散发,双目通红,如同饿鬼一般怨毒地盯着凌瑀。似乎将凌瑀吃掉都解不了她心头之恨。此时的李雪儿再也不像刚见面时那般刁蛮跋扈,修为的消散让她失去了从容,如同恶灵附体的毒妇一般怨恨地瞪着凌瑀。

    看着李雪儿怨毒的神态,小黑恶向胆边生。他脸上挂着笑意若无其事地走向李雪儿,当他走到李雪儿面前时,微微地俯下身,静静地看着她。李雪儿见小黑朝她走来,并且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知道面前这个僧人模样的黑胖子想干什么。于是,李雪儿便将怨毒的眼神转向小黑,而这时,小黑突然“嗷”的一声大吼,将李雪儿瞬间吓得花容失色,而后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凌瑀见小黑搞怪的将李雪儿吓晕,不禁莞尔。他摇了摇头,冲小黑说道:“咱们走吧。”凌瑀并没有取二人性命,即便他师门的人前来,自己也毫不理亏,至于他们的修为,乃是咎由自取。

    望着凌瑀二人离去的背影,叶铭抬起头,双眼如同野兽一般散发着毒辣的凶光,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而在远处一丛枯草的后面,一双眼睛注视了全过程。从小黑击杀柳龙,二人练习《苍龙劲》,到后来凌瑀和叶铭打斗,再到凌瑀废去他们二人的修为。发生的一切都被暗中的人尽收眼底,甚至连凌瑀和小黑神识那么强大的人都没有发现草丛后面蹲着这样一位高手。

    凌瑀和小黑步履轻盈,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君怀镇。为了保险起见,凌瑀将大部分银两都放在了界灵指环之中,随身只是带了些零散的碎银。出门在外,一切都要提防。

    二人来到镇上,发现这里虽然不是国都,却也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十分热闹。街道宽阔整洁,车水马龙,非常繁华。赶车声,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各种嘈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凌瑀和小黑边走边逛,终于在街道的正中心看到一座很大的酒楼,酒楼在一二层,三四层就是客栈。酒楼坐落在小镇的正中心,门前的旅者络绎不绝,看样子这家酒楼十分受欢迎。凌瑀定睛观看,红漆大门是新刷的,门前两座石狮子,一左一右,栩栩如生。往上看,大门上方有一块硕大的牌匾,上书三个鎏金大字:集贤居。

    凌瑀冲小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就这吧。”说完以后,凌瑀率先朝着酒楼大门走去,小黑也紧随其后,进入集贤居。

    “小二,给我订两间上好的客房。另外再来三斤牛肉,两坛花雕,一只烧鸡,送到客房去。”凌瑀进店以后向四周打量了一番,而后对店小二说道。

    “好嘞,客官,这是您二位的钥匙,三楼的天字一号房和天字二号房,您收好。二位先上楼,我给您沏壶茶,您先歇歇脚,稍等片刻,酒菜马上就到。”虽然凌瑀年纪不大,但是言行稳重,店小二不敢怠慢,急声说道。店小二每天在酒楼里接触形形色色的人,识人的功夫自然了得,所以在看到凌瑀二人之后,连忙热情招呼。

    小黑和凌瑀接过钥匙,转身向楼上走去。三楼和四楼的格局是一样的,房间的顺序也都是按天地玄黄排列的,而小黑和凌瑀的房间也正好挨着。

    凌瑀走进房间,推开窗户向外观看,小镇的景色尽收眼底。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行进的车马,路旁的绿树,远处的商铺,所有的一切都一览无余。凌瑀将视线望向远方,发现在远处的山脉中有一座巨型楼阁,好像是什么门派家族。正巧此时店小二进房间来送茶水,凌瑀便开口问道:“小二哥,远处那炊烟袅袅的是什么地方啊?”

    “哦,您说那里啊,那里是寒月阁在君怀镇的分支,听说是寒月阁的二长老在这里镇守,客官一看您就是外乡人,这个寒月阁在寒月城很出名的。唉,只是这个君怀镇分支里面的人很凶,仗着自己有修为就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他们一些弟子来我们酒楼吃饭喝酒从来都不给钱,我们老板得罪不起,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唉,不好意思啊客官,我多嘴了,您别在意。”小二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说走嘴了,他及时闭嘴,一脸歉意。像店小二这种伙计,有看不惯的事情难免多说几句。但他害怕凌瑀和寒月阁有瓜葛,连忙赔罪道。

    “小二哥,您别多想,我不是寒月阁的人,也跟他们并不相识。这点银两你拿着喝茶,顺便跟我说说这寒月阁的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对修行界的事情很感兴趣而已。你放心,我不会在外面乱说的。”凌瑀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些碎银,递给店小二。凌瑀以为寒月阁只在寒月城外才有,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有分支。毕竟他已经跟寒月阁门人结下了梁子,所以想打探一下。

    “客官,您看这多不好啊。”店小二还是有些担心,连忙推辞道。

    “小二哥你别客气,就当是咱俩交个朋友,这钱就当我请你喝酒了。”凌瑀说着,将碎银塞到店小二的手中。见他终于把银子收起,凌瑀才接着问道:“寒月阁不是女子修行的门派吗?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还有男子啊?”

    “客官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这寒月阁虽然是以女修者为主的门派,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不招收男弟子,只不过寒月阁中的女子占大多数,男弟子只有寥寥几人而已。”店小二收了钱,知无不言。

    “哦,原来是这样!对了,我听说这附近土匪横行,既然有了寒月阁做震慑,镇上应该会太平一些吧?”凌瑀想到在路上遇到的叶铭和李雪儿,轻声问道。

    “震慑?哼,他们就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店小二向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说这寒月阁在君怀镇的掌教名为寒清真人,他与这一带穷凶极恶的土匪头子柳龙私交甚好。后来也听说这寒清真人想要夺取柳龙的什么功法秘籍,所以才假意相交,但是真相如何,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为了挣点钱养活老婆孩子,他们修行人的事跟我也没关系,我只是看不惯他的门人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像我们这样的平凡百姓就是希望他们修行人之间的恩怨不要波及到我们,我们在外奔波就图个安生,你说我们招谁惹谁了......”

    凌瑀将店小二送走之后陷入了沉思,如果这个店小二说得是真的,那么自己和小黑斩杀柳龙的事一定会传到这个寒清道人的耳朵里,而自己又废去了他徒弟的修为。这样看来,事情就有些棘手了。想到此处,凌瑀迈步来到小黑的房间外,轻叩房门,低声说道:“小黑,咱们得做好防备了......”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