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八十九章 猥琐发育,别浪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八十九章 猥琐发育,别浪

    因为凌瑀听岳锋说万灵血的熬炼极为不易,甚至在人间界已经没有炼制万灵血的方法。如果将这条左腿救出之后,再将这铜鼎中的万灵血收入囊中,相信以后定有大用。

    想到此处,凌瑀不再犹豫。一边向铜鼎靠近,一边在脑海中不停地询问界,如果这条左腿有任何异动的话,界能否压制住他。在得到界肯定的回答后,凌瑀决定行动。

    凌瑀先围绕着铜鼎转了两圈,一边观察,一边以神识向四周延伸,当确定周围没有任何阵法压制时,他才略微安心了一些。凌瑀伸出右手,猛击铜鼎的鼎身。铜鼎被凌瑀击打之后,鼎内的鲜血震荡,向外迸溅而出。凌瑀闪身躲过万灵血,同时伸手想要抓取左腿。然而,就在凌瑀即将把那条左腿抓在手中的时候,异变突生。自铜鼎的三足处升起三条血色丝线,缠向凌瑀的手腕。丝线速度极快,让人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左腿见到有丝线冲出,突然爆发出一团刺目的金光,将丝线斩断,替凌瑀挡住一劫。

    劫后余生的凌瑀心中一阵后怕,那丝线极有可能是万灵血的精华所凝铸,如若被其缠住,恐怕会将自己也拉入铜鼎。还好左腿极力相护,让自己躲过一劫。左腿见凌瑀无恙,也散出一缕满意的神识波动。左腿见丝线已被斩断,打算自己冲出铜鼎。就在他临近铜鼎边缘的时候,铜鼎下的幽绿色火焰突然窜起,将铜鼎包裹。而这时那条左腿的脚踝已经冲出铜鼎的范围了,当他触碰到那层绿色火焰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又被逼回了铜鼎之内。

    凌瑀望着眼前这电光火石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不禁眉头微皱。他感觉得到,那团绿色火焰极其凶悍,像极了传说中只有在阴世才存在的幽冥鬼火。虽然看起来并无威能,但若是沾染上一星半点儿,恐怕自己的驱壳瞬间便会被灼烧成灰。其实凌瑀早就猜测到,今晚的一切不会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只是没想到这么棘手,简直是一波三折。

    凌瑀退出两步,躲避着幽绿色的火焰。同时向四周观察,脑海中不停思索着解救左腿的办法。

    这铜鼎的三足都由拳头粗细的黄铜链锁住,拉向大殿的顶端。在铜鼎的双耳处也各有一条黄铜链束缚,将铜鼎悬吊在空中。凌瑀思索片刻,突然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神芒。

    只见他手指微动,绿光一闪,一把古朴的断剑被他持在手中。只见凌瑀脚步轻盈,速度极快,瞬间冲到第一根铜链前,他口中发出一声轻喝,举剑砍向铜链。断剑与铜链接触,刹那间火光四射,在铜鼎还未来得及倾斜的时候,凌瑀又奔向第二根铜链,只见空中闪过一道冷光,第二根铜链也应声而断。凌瑀趁热打铁,直奔第三根铜链而去,一口气将三根铜链尽数斩断。

    凌瑀挥剑斩断三根铜链犹如电光朝露,瞬息完成,甚至铜鼎还没来得及晃动,一切便已结束了。最后凌瑀站在青铜鼎前,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突然暴起,一跃丈尺高,挥剑斩向铜鼎双耳处的铜链。而那幽绿色火焰好似有所感应,化作一条绿色神龙,冲向凌瑀。凌瑀见势,连忙举剑相迎。那火焰好似惧怕凌瑀手中的古朴断剑一般,纷纷躲避。凌瑀心中大喜,顺势将剩余的两条铜链斩断,就在铜鼎即将跌落之时,凌瑀又飞身一脚,正中鼎身,将铜鼎踢到二楼的地上。铜鼎重重地砸在木质楼板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而铜鼎的突然飞走,好像彻底激怒了绿色火焰。只见从火炉中飞出三条幽绿色龙形生物,绿色火焰可谓是倾巢而出。这次的三条神龙比之刚才的绿龙更加凝实,甚至可以看到紧致的龙鳞和锋锐的龙爪。三条神龙从不同的角度冲向凌瑀,声势浩大,好像要将凌瑀撕碎一般。凌瑀一边挥剑,一边后退,试图躲避幽绿色神龙的攻击。怎奈神龙所选的角度极为刁钻,让凌瑀应接不暇。

    就在凌瑀避无可避的时候,突然感觉戒灵中有一物体突然发热,似乎要突破界灵的限制,冲出指环一般。凌瑀神识一动,连忙将此物提在手中。他定睛一看,原来是曾经装载断剑的古朴木盒。而此时的绿色神龙已经冲至眼前,凌瑀双眼一闭,顺势将木盒挡在身前,同时心中自责:让你浪,让你浪,为何不猥琐发育呢,这倒好,要送人头了。

    然而过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凌瑀并没有被灼烧的感觉,而且周身也没有疼痛感和任何的不适。凌瑀咧着嘴偷偷地张开了一只眼睛,发现眼前空空荡荡,没有幽绿色火焰,没有神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此时的那条左腿因为没有幽绿色火焰的束缚,正搭在铜鼎口,大腿坐在鼎上,膝盖处探出鼎外,小腿正在空中摇荡。

    左腿见凌瑀脱困,笑着对他喊道:“小子,你手中的木盒可是个宝物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它的,但是绝不可以在外人面前露出。否则以你的修为,一定会被别人疯抢,而你也将成为众矢之的。”

    “你是说......刚才的火焰被它欺灭了?”凌瑀晃着手中的木盒,疑惑地问道。因为刚才自己以为就要殒命于此,根本没有睁眼观看,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才向左腿询问。

    “不是欺灭,是吸收。我也很纳闷儿,那是传说中可燃万物的幽冥火精啊,被称为三大神火之一,不曾想却被这不知名的木盒吸收,奇怪,真是奇怪!”左腿发出一声声感叹,疑惑地说道。

    “三大神火?是什么?听起来很神的样子啊。”凌瑀的确没听说过什么神火,他只知道这火焰像极了幽冥鬼火,却不知道还有另外两种并列的火焰。

    “什么?!你到底是不是修行中人啊,唉,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就给你上上课。”左腿脱困之后显然心情不错,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三大神火,被称为自打盘古大帝创世以来最为神秘,也最为强大的三大火种。第一是扶桑真火,传说这种火焰只存于太阳之内。第二种火焰便是这幽冥鬼火,幽冥鬼火只有在两个地方才存在,一是阴世的第十八层地狱,第二是在太阴圣帝的墓中。所以说,这幽冥鬼火又称太阴圣火。在你木盒中的乃是幽冥鬼火的至阴之物,被称为幽冥火精。而第三种比较常见,便是佛家弟子口中的红莲业火。与前两种火焰不同,这红莲业火对神识的灼烧甚为强烈,让人防不胜防。而且,红莲业火对淫邪罪恶之人伤害更大,可谓是一切邪祟的克星。”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真是捡到宝了!”凌瑀心中沾沾自喜,同时在识海中呼唤界,与其交流:“老爷子,你知道这个木盒的来历吗?”凌瑀知道界见多识广,也许他会认得此物。

    界凝视许久,缓缓摇头道:“我没见过,不过残是一把武器,主杀伐。亿万年来,被他斩杀的豪杰不计其数,所以,断剑身上的戾气极重,而能把残容纳的木盒,显然不是凡俗之物。”

    凌瑀听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也许这个问题只能等残复活之后才知晓了。他扭头望向左腿,心中思索,这铜鼎他可以收入界灵。可是这条左腿怎么办啊?虽然界打包票说可以压制他,但想着身上的界灵中藏有一条残肢,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

    “这个......前辈,既然您现在已经脱困了,不知道您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凌瑀说完之后,感到一阵恶寒,自己居然对着一条左腿毕恭毕敬,还要喊他前辈。幸亏江浩和小黑不在此地,否则会被他们笑话死。

    “我?没打算,你救了我,为了报答你,我决定要跟着你,助你一臂之力。你看看你现在的修为,啧啧啧,实在是不忍直视啊。”左腿一边荡着小腿,一边对着凌瑀品头论足。

    “我#¥%@#&......”凌瑀心中腹诽,你强大最后还不是被人肢解、封印了吗?还好意思说我!不过这些话他可没有当着左腿说,谁知道这条左腿的真身是哪尊大神啊,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还是少惹他为妙。

    “小子,你不用对我的话感到不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不服气。没关系,我也只是数万年没有跟人说话了,抒发一下而已。人呐,如果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终究会沦为棋子。”左腿好像想起了什么,幽幽地感叹道。片刻之后,他又对凌瑀说道:“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对你没有恶意,而且我只是借宿在你身边。因为我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了,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左腿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凌瑀还能怎么样,只能招呼他进入自己的界灵之中。他其实感觉得到,这条左腿的确没有恶意,而且凌瑀从他身上可以感受到一股凄凉和寂寞。联想到他曾经也是一代天骄,被对手所害,甚至在他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还要被封印。换做是谁,被如此对待心里都不会好过。这样想着,凌瑀倒有些同情他了。

    凌瑀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那些事情,而是将目光转向眼前的铜鼎。这里面的万灵血可是宝贝啊,虽然弄不好会伤到自己,但是如果利用好了,绝对是一个大杀器。想到此处,凌瑀双眼冒出财迷一样的光芒,兴奋地搓着手掌。

    他来到铜鼎前,双手握住它的双足。同时一声轻喝,青铜巨鼎应声而起,被他举过头顶。凌瑀现在的力量可以达到八千斤,这铜鼎虽沉,但也在他所能承受的力量范围之内。

    然而,就在凌瑀将铜鼎举起的瞬间,一道细小的如寒冰破裂的声音传来。凌瑀抬头望向铜鼎,发现铜鼎完好,并无异样。而当他的视线转向头顶时,顿时吓得肝胆欲裂,魂不附体。

    因为,当他抬头的瞬间,看到了近乎绝望的一幕......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