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十四章 木盒开启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十四章 木盒开启

    粉红色的光华在澜姝指尖流转,随着时间的推移,澜姝的动作越来越快,那些纹路也如同活了一样在木盒上游走,似乎在找寻木盒的缝隙。怎奈无论澜姝如何勾勒阵纹,都无法向木盒内部挺进半分。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澜姝的鼻尖已经渗出点点晶莹,她细心地观察着木盒的每一寸空间。

    澜姝的动作一丝不苟,长长的睫毛不停抖动,美目流转,看呆了众人。

    一旁的小黑眼睛冒出绿光,恨不得要把澜姝吃掉一样,汹涌的口水如同决堤的江河,可他自己却浑然不知。小黑望着澜姝倾世的容颜,呆呆地说道:“果然是白狐仙子,倾国倾城,美艳不可方物。”

    在一旁的白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同为熊族,白卿感到深深的耻辱。他捻出一根银针,对着小黑的屁股狠狠地扎了下去。

    “啊!疼,疼,疼!谁扎我?!”突如其来的痛感让小黑跳起一丈多高,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朝四周大声吼叫。白卿则装作没事一样将头扭向别处,其他人则看着暴跳如雷的小黑憋住笑意。

    小黑的大吼声把正在专心致志开启木盒的澜姝吓了一跳,当她看清是小黑在作怪时,轻哼一声,美目嗔怪的瞪了小黑一眼。

    小黑见状,连忙用双手紧紧将嘴捂住,深怕得罪心中的女神,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他的心中现在是叫苦不迭,屁股上剧烈的痛感让他忍不住想大叫,但又怕惹怒澜姝。看来,泡妞也是需要本钱的。

    小黑腾出右手,颤抖着向屁股摸去。一根扎进去一寸有余的银针在他屁股上轻轻抖动,小黑捏住针尾,牙一咬,心一横,一把将银针拔出体外。为了不让澜姝看出异样,他偏还要装作一脸淡定的样子,而心里早就把用针扎他的罪魁祸首骂了千百遍。

    被小黑惊吓的澜姝将木盒轻轻放下,对着先生施礼道:“我打不开,还是让其他人试试吧。”澜姝说完,无奈地走向一旁,在她转身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小黑一眼。

    “你也不要泄气,这木盒只是传闻其中有成仙的契机,但到底真相如何,无人知晓。”先生似乎早有所料,对澜姝安慰道。随后,他又转向众人,示意谁还想试试。

    众妖兽见烛傲和澜姝都尝试过,心中蠢蠢欲动,纷纷上前,一一试探着开启木盒。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除了凌瑀和诸怀以外,其他人均尝试过,但都是铩羽而归。

    “诸怀,你也去试试。”先生见诸怀一直没有动作,而是静静地在一旁观察,便对他吩咐道。

    诸怀见先生点到他,也不扭捏,大步上前,将木盒置于掌中,仔细观察。其他人见状,纷纷停止言谈,注视着诸怀的举动。众人清楚,在水泽神城,除了先生以外,就属诸怀的修为最高。他们也希望诸怀可以开启木盒,让众人了却心中的执念,看看木盒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但是希望归希望,他们也清楚,岚馨的修为与诸怀接近,连岚馨都没有办法开启木盒,估计诸怀若想开启它也绝非易事。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诸怀才将视线从木盒上移开,他双目微闭,好像在酝酿着什么。突然,他睁开双眼,一声轻喝。只见诸怀十指发光,从其指间飞出一道道由精气幻化而成的丝线,将木盒紧紧包裹。同时,诸怀运转真气,只见黄色真气顺着丝线被注入木盒。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诸怀一声大吼,双目瞪得溜圆,头上青筋暴起,脸色涨得通红,犹如一个醉汉。而随着他的吼声,那数万年从未有过动静的木盒被打开了一道缝隙,金色的光芒伴着一股苍凉的气息从木盒中溢出,向着玄武殿中的众人扑面而来。

    随着木盒那一道裂缝的显现,众人发出一声惊呼。他们每个人都尝试过开启木盒,但都失败了,就在众人以为木盒是一个实心物体的时候,诸怀的举动给大家带来一丝希望。

    “咦?有点意思,虽然手法拙劣,但也非常不容易了。只是他初窥门径,想要开启却也十分困难。”界的声音突然在凌瑀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惊疑,也带着一丝欣赏。

    此刻的诸怀好像在与木盒做拉锯战,诸怀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开启木盒,木盒却涌动着一股洪荒之力想要闭合。僵持良久,诸怀终于坚持不住,缓缓撤回真气,那木盒也随之关闭。

    “先生,我打不开。”诸怀此时已是满头大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众人很难想象,诸怀现在的状态居然是因为跟一个古朴木盒角力造成的。妖兽们皆在一旁轻轻叹息,原本升起的希望刹那间又跌入谷底。

    “嗯,诸怀,你很不错,要知道,当年我试着开启时,也仅仅比你打开的程度大了一寸而已。”先生似乎对诸怀所做到的这种程度很满意,笑着夸赞道。

    “小凌瑀,你也去试试。”先生明知凌瑀修为尚浅,却好像对他持有一份别样的信心,执意让他上前一试。

    “是。”凌瑀点头答应一声,向木盒走去。既然先生支持他尝试一番,他也就豁出去了。反正一群妖族大能都没有开启,自己就是失败也不算丢人。况且,木盒关系到能否复活残,他义不容辞。

    凌瑀手握木盒,一股温润的感觉从手心传来。虽然玄武殿中有阵法守护,但温度相对于外界而言还是要低一些的。可是这木盒好像根本不受影响,舒适的温热感自木盒散发而出。凌瑀一边轻抚木盒,一边与界进行神识交流:“界前辈,你真的有把握开启木盒吗?这可是复活残的希望,如果失败,恐怕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机会了。”

    “放心吧,这个世界上除了残,没有人比我更加熟悉它了。”界自信地说道,他的声音带有一丝凝重,听起来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凌瑀并没有在意那丝异样。

    “一会儿你听我指挥,你用我的本体界灵置于木盒底部中央一个小型凹槽内,另一只手放在木盒顶端,尝试着开启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界用神识与凌瑀沟通,吩咐道。

    凌瑀以神识答应一声,按照界所说的,在木盒底部仔细摸索,寻找那个凹槽。果不其然,他在木盒底部摸到一个极其微小的凹槽。而且,这个凹槽正好能把界灵指环的外圈嵌进去,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巧合。凌瑀将戴有界灵指环的小指紧紧压住凹槽,另一只手遵从界的提示放在木盒顶部,用力向外拉动。

    众人看着凌瑀的动作,纷纷不解,就是先生也露出疑惑的表情。别人开启木盒要么雕刻阵纹,要么运转功法,恨不得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可是凌瑀既没有雕刻阵纹,也没有运转功法,甚至毫不花哨,就像在开启一个普通木盒一样。而就在众人对凌瑀失去信心,准备散去的时候,一声轻响自木盒上传来,将他们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过去。

    凌瑀按照界的吩咐,用他教给自己的方法试探。第一次拉动没有丝毫效果,凌瑀微微一皱眉,用神识和界交流:“我的老前辈,您能不能靠谱点啊,这个方法不管用啊!”

    过了许久,凌瑀的脑海中才传来界气喘吁吁的声音:“别着急,用尽全身力气再试一次,但是不要运转功法。”听他的声音,似乎在做着什么吃力的事情。

    凌瑀现在是箭在弦上,没有退路,只能按照界的指示再一次拉动木盒。突然“咔”的一声轻响传出,木盒开启了一道裂缝,这道裂缝甚至比诸怀开启的还要大一些。

    “有门!老前辈,您再加把劲儿。只要把这木盒开启,复活残的第一步就完成了。”凌瑀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对脑海中的界喊道。

    “小兔崽子!你别催了,我比你还急呢!这木盒不知道被谁下了整整八十一道禁制,若不是我与残同根同源,还真拿它没办法。”界暴躁的声音回荡在凌瑀的脑海中,冲着他喊道。

    凌瑀被骂得一吐舌头,他知道界已经拼尽全力去开启木盒了。甚至凌瑀能想象到界一边费力地破开禁制,一边被自己气得白胡子乱颤的样子。

    “最后一次,一定要把它完全打开,这次运转你的功法,并且试着与残的本体进行互动,产生感应。”界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小了许多,甚至除了疲惫之外还有一丝虚弱。

    不过此时的凌瑀管不了那么多了,否则界和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凌瑀运转《落仙诀》心法,一声大喝,用出有生以来最大的力气。他身上的肌肉瞬间暴起,甚至衣衫都在肌肉的膨胀下被撑破了。玄武殿中只有凌瑀粗壮的喘气声回荡,身边的众妖兽,包括先生都紧盯着凌瑀。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他。

    木盒那道缝隙已经有一寸大小了,从木盒中射出的光芒将玄武殿映照得如同皇宫一般,金碧辉煌。随着凌瑀力度的加大,木盒开启的程度也随之增大。当木盒被打开到一半的时候,与凌瑀僵持的木盒能量也达到顶点。汗水自凌瑀头上不停滴落,但他不敢去擦,因为他怕稍一分神,木盒就会关闭,那样就彻底断送了复活残的希望。

    “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打开它!啊!”凌瑀一声大吼,将木盒开启过半,而此时,木盒的能量随着逐渐增大的裂缝不断减弱,最后那股力道消失无踪。

    直到凌瑀将木盒完全打开,才轻轻地缓了口气,他眯起眼睛,迎着刺目的金光向木盒内部望去。

    “咦?”当看见木盒中的物品时,不单是凌瑀,就连先生也发出了一声惊疑。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