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十一章 玄武神兽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十一章 玄武神兽

    “真的吗?在什么地方?”凌瑀听到老者的话,绝望的心中升起一丝光明。残是因为他才神魂消散的,况且他治愈了自己的隐伤。只要有办法复活他,无论多难,自己都要试一试。

    “我也是偶然想起修行界的一则传闻,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想来应该可以。只不过那个地方普通人类无法接近,还是等你达到一定境界我再告诉你吧。”界沉吟了一会,才缓缓说道。

    “还有一件事你要切记,我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超出了世俗的认知,所以,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我和残,你都要保密,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以前,切不可对别人说起。”老者说道。

    “我知道了,您放心,我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的。”凌瑀对界的话深表赞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十分清楚。要想守护心爱的东西,就要先有守护它的实力。

    “嗯,那就这样吧,我会一直寄居在你的蟒族界灵之中,有事情的话可以用神识跟我沟通。有人来了,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老者说完,化作一道绿光从识海中消失,凌瑀的神识也重新回到了肉身之中。

    “小瑀?你怎么了?”诸怀关切的声音在殿外响起。

    原来,刚才凌瑀那一声大吼惊醒了住在他不远处的诸怀。诸怀受了先生的委托,一直在凌瑀身边保护他,哪怕是回到水泽神城也不例外。刚才他听到凌瑀的吼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诸怀不敢怠慢,风一般冲出住所,当他发现凌瑀房间空荡荡的时候,立马又散开神识,寻找凌瑀的踪迹,所以才来到玄武殿中。

    当诸怀见到凌瑀的时候,发现凌瑀目光呆滞,双眼无神,好像灵魂离体一般。他赶紧拍了拍凌瑀的肩头,轻声呼唤。而此时,听到诸怀的叫声,凌瑀也随之神识归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前辈,您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凌瑀看见诸怀关切的神情,心中惭愧。但是他知道,很多事情现在还不适合对诸怀倾诉,所以,只能装傻充愣地问道。

    “看到你没事就好了,刚才我在打坐的时候,突然听见你的叫喊,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所以才马不停蹄的赶来。当我见到你的时候,发现你正在失神,你刚才的状态真是吓坏我了。如果不是你出声,我都要摆阵为你招魂了,哈哈哈。”诸怀拍着凌瑀的肩头,大笑道。

    “让前辈担心了,我没事。”凌瑀听到诸怀的话,心生感动。虽然诸怀对自己的行为只是轻描淡写,但是凌瑀知道,当他看到自己的状态时,一定非常的担心。

    “对了,前辈,这个木盒里面是什么啊?我刚到玄武殿的时候就发现了,这样一个普通的木盒怎么会摆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呢?”凌瑀怕诸怀追问他刚才发生的事情,连忙转移话题,轻声问道。

    “这个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它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听先生提起过,说这里面可能藏着成仙的契机,或者比成仙更加重要的因果。只是我们无法打开,连先生也不能。所以他也禁止我们触碰,因为他怕我们沾染上不可化解的劫难。”诸怀不知道凌瑀的真实用意,只是根据他所知道的,如实相告。

    “好了,咱们不去想它了。它之所以没有开启,可能是因为机缘不到,机缘到了,它自然就打开了。”诸怀虽然对成仙充满渴望,但他也懂得很多事情不能强求,顺应天意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凌瑀点了点头,同诸怀一起向住处走去。因为此时已近丑时,再不休息就要天亮了,天明以后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要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刚才发生太多的事情他都无法理解。比如说指环中的器魂,比如残说过的话,再比如复活残的办法。

    而在水泽神城背靠的群山之中,有一片闪着银光的湖泊被群山紧紧环抱。这片湖水甚是神异,因为这北域深处的温度极低,而这片湖泊好像根本不受气温的影响,依然在静静流淌。甚至可以看到有一些鱼虾从水中跃起,呼吸着天地间的灵气,刹那间便又落下,在这如铜镜般光滑的湖面上泛起点点涟漪,向四周荡去。

    在湖泊正北方一座小山的山脚处,有一个硕大的洞口镶嵌在山壁中。一位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山洞前,对着直径约三丈的洞口低语。

    “玄武,我这次来是希望你能为我护法,我要推衍天机。最近这方天地有些不正常,接连三人成仙,都处于华夏大陆的各地,他们之中有人类修者,也有异兽。成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限制了,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太妖异了。而且,我看到了故人的徒弟,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很糟,我担心那位故友,所以要推衍一番。最重要的是,咱们等待万年的人出现了,今日他来到了水泽神城,现在正于玄武殿中休息,我让诸怀照顾他了。”这位白衣男子正是先生,他对着山洞倾诉,好像在与老朋友交流一样。

    过了许久,山洞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你想好了吗?若是平时你推衍天授传承之人也就罢了,但是你这次推衍仙路,恐怕会触及一些因果,很凶险啊。”

    “放心吧,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况且,我也不是鲁莽之人,若不是有所依仗,我也不会做出这个决定。”先生说完,从怀中取出一页纸张。

    那张纸呈金色,即便是在明月高悬的夜空中,也依然能够看到有淡淡的金色光华流转。在金色纸张上书写着一个古朴的文字,像“道”字,却又比道字更加繁复。那个黑色字体仿佛有着一种魔力,只是看一眼,便仿佛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一看便知不是俗物。

    “你也是够拼的,为了守护这北域,你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玄武轻笑道。显然他对于这金色纸张很熟悉,从他震惊的语气可以听出,这金色纸张很是不凡。

    “没办法,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们水氏一族的责任就是要保北域平安,况且我也不是愚钝之人,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心里有数。”先生轻声叹道。

    “你还不愚钝?你要是个聪颖之人,当年就应该和木凝把事情定下,可是你看看现在,连木凝身在何方都不知道。记得以前她总来看你,还给我带最喜欢的生循酒,要知道,那可是木家的独门陈酿啊。可自从你拒绝她以后,她就再也没来过,你小子让她伤心了。如今别说是陈酿,我连酒壶都数万年没见过了。”玄武略带责备地打趣道。

    “好啦,这都几万年的事了,你还念在心上。当年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唉,如果有一天真能把异域的事情了结,我会去找她的。”先生听着玄武的责备,也是一阵无奈。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就不要跟我这个老家伙说了。你若真是有心,就等一切结束之后,跟她一起来这,给我带几坛生循酒,就当是谢媒吧。”玄武知道先生也有自己的苦处,轻叹道。

    “进来吧,你都已经做决定了,我就为你护法吧。只是希望你能量力而行,如果触及到不可抗衡的因果,要及时停下。”玄武知道先生这么做的后果,再三叮嘱道。

    先生点头,走近山洞。别看山洞口只有三丈大小,当进入山洞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山洞内的空间极其宽阔,好像把整座山都掏空了一般。山洞内部高约十丈有余,面积也有三十丈开外。在山洞的洞顶和墙壁上,镶嵌着数不清的夜明珠,将山洞内部映得如白昼一般。山洞中在除了洞口的另外七个方位的墙壁上,分别刻有:斗、牛、女、虚、危、室、壁七个鎏金大字。山洞内的地面全部由冰寒玉铺设而成,极尽奢华。

    在山洞中央,有一座一尺高的缓台。在缓台之上,趴着一只巨大的老龟,乌黑色的龟壳有一丈大小。在龟背上长有复杂的花纹,犹如阵图一般。而最让人惊奇的是老龟的头如同龙头一样,只不过没有龙角,而且老龟的脖子很长,上面长有蛇一般的鳞片。老龟的尾巴长约一尺半左右,同样是蛇尾。传说中玄武便是龙龟合体,古语有云:北方黑帝,神名叶光纪,精为玄武。

    “你小子是不是就看准了我们玄武一脉精于问卜,所以在推衍的时候才来找我啊?”玄武口吐人言,望着先生,嘿嘿笑道。

    “谁让这是你的天赋呢,我不找你找谁?”先生笑着回应玄武。

    “我要开始了,玄武,这次麻烦你了,此间事了,我请你喝酒。”先生盘坐于玄武身前,一脸凝重。

    “要切记,如果遇到不可抗力,要立刻停止推衍,懂吗?”玄武也是面色严肃,又一次叮嘱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先生说完,将金色纸张置于膝盖之上,他双目紧闭,口中吟出晦涩的咒语。金色纸张随着他的话语漂浮在身前,淡淡的金色光华将先生笼罩。

    玄武也是谨慎地盯住先生,不放过先生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的表情都小心观察。

    “希望这次不会出什么纰漏吧。”玄武望着被圣光笼罩的先生,轻声说道。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2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