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四十五章 蟒族界灵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四十五章 蟒族界灵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凌风看了看香炉里快燃尽的香,与帝洵对视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天浩,婉君,时间差不多了!”凌风提一口真气,冲后院喊道。

    时间不长,就见凌天浩夫妻带着一群孩子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三十七个孩子的脸上,头上还挂着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荡漾着青春的活力和激情。凌风看着眼前如初生牛犊一般的后辈,感慨万千。所谓人生,不过就是有人出生,有人成长,有人老去。有人仗剑而行,有人迟暮而归,有人临登仙界,有人庸碌一生。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为了曾经选择的道路拼尽了全力,是否终其一生都在为之努力,是否千帆过尽后仍不忘初心。

    “孩子们,觉得怎么样?疼吗?难熬吗?”凌风望着一张张略显稚嫩的脸庞,朗声问道。

    “疼!疼得我都快受不了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痛苦的经历,跟蜕皮一样。”

    “不对不对,比蜕皮还要艰难,是从骨头到皮肤都像被刀割的一样。”

    “村长爷爷,这样的经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孩子们听了凌风的话,纷纷抱怨,诉说着自己经历的痛苦。

    “疼就对了,今天是给你们上的第一课,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成长本来就是伴着疼痛的,而且,很疼,疼入骨髓,让你无时无刻不想着放弃。但是,你们的表现也让我很惊喜,因为你们坚持下来了。在这个世界上,绝望中永远蕴藏着希望。作为回报,你们试着舒展一下筋骨,看看你们得到了什么。”凌风笑着说道。

    孩子们听了他的话,连忙活动着筋骨,或跑或跳,他们惊讶的发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轻轻一跃,就能跳到一丈多的高度,身轻如燕,好似没有重量一般。有的孩子走到墙角,轻轻松松地就能抱起重达百斤的巨石,而且脸不红,心不跳,不费吹灰之力。

    “大牛,你轻点,那块石头有三百多斤呢,别伤着。”

    “猴子,你给我消停点,别跳那么高,小心摔着。”

    “燕子,你老实地站在那,别跑了,我眼睛都花了。”

    看着孩子们如同脱缰的野马般上蹿下跳,一群父辈纷纷呵斥,同时心中震惊不已。虽然以前的洗礼他们都看过,但是这种神奇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孩子身上,还是让他们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好了,洗礼已经结束了。开心过后就冷静下来想一想,你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因为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成年人了,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要对自己负责。行了,都散了吧。”凌风冲人群抱了抱拳,又对孩子们说道。

    既然洗礼已经结束,众人也就没有继续逗留的必要。人们互相打过招呼,纷纷离开。

    凌风看着远去的人群,轻轻地松了口气。在此之前,他是有些担心的,因为任何人的体质都不一样。有些人的体质会对一些特定的草药产生排斥,虽然凌风选择的都是一些固基的普通药材,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每一次他都会嘱咐凌天浩夫妻,如果有人出现排斥的现象,要立马停止洗礼。所以,这短短的两个时辰看似轻松,其实他和帝洵二人心中的那根弦都紧紧地绷着。虽然这几十年来,排斥的现象只出现过一次。

    见人都走光了,凌风才抬手唤过凌天浩夫妻。

    “天浩,你和婉君现在就去你凌川大叔家,把他们一家三口接过来。这老头脾气倔,我今天好不容易才说通他们搬过来,咱们赶紧趁热打铁,否则明天他该反悔了。”凌风想起凌川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禁摇头苦笑。

    “是,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凌天浩答应一声,与墨婉君向外走去。

    凌风扶着额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转身朝凌瑀的房间走去。

    凌风推开门,见凌瑀正在收拾行囊,帝洵则坐在椅子上喝茶。

    “爷爷,您来了?我正想着收拾完就去找您呢。”见凌风推门而入,凌瑀放下手中的衣服,倒了一杯热茶,递到凌风手中。

    “哦?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凌风听见凌瑀的话,微微一愣,旋即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是这样的,明天您和帝爷爷就要远行了。此去路途遥远,风餐露宿,可能会碰到无法预料的危险,这盏古灯您拿着,以防万一。”凌瑀说着,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起古灯,送到凌风身前。

    “原来是这件事啊,不用了,我和你帝爷爷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这盏灯还是留在你身边吧,我们不在你身边,你也好有一个保命的武器。”凌风并没有伸手去接古灯,他知道,这盏灯对于凌瑀的作用要远大于他和帝洵。

    “还有一件事,就是......”凌瑀望了望帝洵,又偷偷瞄了瞄凌风,神情扭捏,欲言又止。

    “什么事啊,你倒是说啊。”凌风假装没看见凌瑀的眼神,追问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了,您看,您二老这一走,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五年。我吧,又不会酿酒......”凌瑀一边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就知道你小子嘴馋,你看,这是什么?”凌风笑骂着,手掌一翻,只见屋内蓝光一闪,一坛泛着松花香气的陈酿出现在桌子上。

    凌瑀看见松花酒,双眼放光,径直冲到桌子前,将陈酿搂在怀中。可刚陶醉了片刻,就意识到了不妥。

    “爷爷,您把这么一大坛酒送我,我没有地方装啊。松花酒又不能让我爹娘看见,怎么办?!”凌瑀可怜巴巴地望着凌风。

    “瑀儿,你过来,这个送给你。”帝洵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指环。这枚指环呈墨绿色,中间凸起的部分颜色较深,两边圆滑的部分颜色较浅,在指环凸起部分的中央,有一条红色的条纹盘旋,宛如蛇信,煞是好看。

    “这是......”凌瑀轻轻地抚摸着指环,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喜爱。

    “这是在九天......呃,在我小时候,我父亲送给我的,只是当时我还小,不懂得如何滴血认主。后来我长大后,有了别的戒灵指环,所以这枚指环,就一直被我当做装饰品了。现在你没有储物法器,这个,便送给你吧。”帝洵与凌风并没有告诉过凌瑀他们来自九天仙域,所以帝洵自知说漏嘴之后看似随意地扫了凌瑀一眼,好在他的注意力都在那枚指环上,并没有在意帝洵所说的九天二字,让帝洵悄悄地松了口气。

    “谢谢帝爷爷,那我现在可以滴血认主了吗?”凌瑀小心翼翼地捧着指环,一脸欣喜的问道。

    “当然可以,取一滴血,滴在指环上,当指环将血吸尽的时候,用神识意念,便可以开启了。”帝洵耐心地讲解道。

    凌瑀取出银针,朝食指上轻轻一扎,一滴鲜红的血液就被滴在了指环之上。指环上的红色条纹刚一接触到血液,便如同活了一般,自指环上脱离而出,迅速地钻进血滴之中。而那枚绿色的指环,也在红色条纹抽离的瞬间,荡漾出一圈圈绿色的光晕。与此同时,那滴血也被红色条纹吸食殆尽,随后,条纹游走于指环之上,最终变为一条淡淡的金色斑纹,定格于指环中央,而那满屋的光华也如昙花绽放般归于平静。

    帝洵也不知道送给凌瑀的这枚戒灵指环是什么品阶,它是当年帝洵的父亲在九天游荡时意外所得。当时发现戒灵的时候是在一处鼎盛于太古时期的一座神秘皇朝的废墟之上,那个皇朝本是太古蟒族,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皇朝在一夜之间覆灭。再后来,蟒族老皇者残存的意念不甘于被灭族,用最后的一口真气将所有蟒族圣灵的精血提炼,化作七彩皇蛇阵。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片废墟逐渐变为绝地。曾有法力高强的仙人曾去寻找昔日蟒族的宝藏和功法,不料在夜间发现这废墟之上竟然幻化出一座宫殿,一群蟒族强者在宫殿中载歌载舞,把酒言欢。眼前这诡异的场景让那位仙人脊背发寒,他来不及多想,立刻腾空而起,打算逃离此地。不料刚飞上高空就被一条长约数十丈的巨蟒缠绕,仙人用尽浑身解数,却无法挣脱。最后,那位仙人被数条巨蟒将血肉吞食殆尽。此后,这片绝地成为众仙的噩梦,不敢轻易提起。

    帝洵的父亲帝长歌当年也是震慑一方的大能,听说蟒族皇朝的事情以后,决定前去查看。当他来到皇朝废墟时,一股难以名状的悲恸情绪涌上心头。仿佛进入了幻境,回到了蟒族覆灭的那个夜晚,刀光,火光将黑夜映如白昼。哭喊声、打斗声、喊杀声连成一片。一条头上长有巨角的蟒蛇被一群黑衣蒙面人围在中间,而在他周围,堆积着如小山一般的尸体,有他同族的尸体,也有敌人的尸体。战斗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最终,巨蟒不敌,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以自爆的方式将身边的黑衣人一同拉向地狱,同归于尽......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2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