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十一章 神识攻击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十一章 神识攻击

    “瑀儿,你不去选择巨蟒我们可以理解,它的修为不低,要打败它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内力。可是为什么你不去选择那既美味又笨重的黑熊,而来雪豹这里呢?”帝洵问道。

    “这个呀,其实很简单啊。的确,在它们三个之中,击败黑熊是最容易的。可是它的防御比其它两个都强,如果打它的话,必定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十分浪费体力。如果打败它再去收拾雪豹的话,我的速度一定跟不上雪豹,反而会吃亏。但是如果我拼尽全力去对付雪豹,速战速决。用剩下的时间和精力去对付黑熊,可以在完全有能力自保的情况下解决掉它。”凌瑀一五一十地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帝洵听得暗自点头,果断,冷静,能够在短时间内分析出利弊,有头脑,不武断,是棵好苗子。

    这次可不用凌风再帮他了,凌瑀短剑交到左手,屏住呼吸,慢慢地向雪豹靠近。虽然凌瑀小心翼翼,可他还是小瞧了雪豹,凡是修行过百年的生命,它们的灵觉都远超普通生物。即使凌瑀没有发出脚步声,他的气息也进入了雪豹的感知范围。雪豹扭头看向凌瑀,目光冷血而绝情,没有任何波动,就那样静静地盯着他。凌瑀知道,这只雪豹比他想象中的要强悍很多,刚才的青色头狼跟它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凌瑀一边盯着它,一边缓缓的向它走去。当双方距离拉进到两丈时,雪豹突然跃起,朝凌瑀扑去。尖锐的爪子从肉垫中伸出,如同寒刀般锋利。同时,从它口中发出一声厉吼,那吼声如音波一般,以雪豹的巨口为中心,向四周荡漾而去。

    “神识攻击?!!”帝洵和凌风皆是一惊。那雪豹看起来也就三百年修为,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手段。神识攻击无形无色,两个老头都替凌瑀捏了一把汗。

    神识攻击,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攻击对方的识海而打击敌手的一种方法。中招者轻则神识混乱,思维不清,瞬间丧失思考能力。重则识海破碎,魂魄消亡,从此就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即没有灵魂的躯壳。如果发出神识攻击的一方精神力强大,而远超于被攻击方的话,那么中招者也许会瞬间毙命。但若是发出神识攻击的一方精神力不及对方强大,那么,对方也仅仅是短暂的失神而已,如果对方过于强大,甚至可能会反噬施法者,令其遭受重创。因为神识攻击看不到,听不见,而神识交锋又在瞬息之间,所以,其危险程度远大于物理攻击。

    传说在红尘中的佛门和释家皆有专门修炼神识的法门,释家生于佛门,却近于道。所以无论佛门还是释家,在天地间都是令人忌惮的存在。

    在俗世中,如果与释门中人为敌,那么必是一场恶战。释门中人出手并不像道家修者那样华丽,但却招招致命,没有多余的虚招,煞是凶险。

    至于佛门中人,那则是另一种景象,佛门中人慈悲为怀,以度天下恶人为己任。他们轻易不会痛下杀手,可若是十恶不赦的凶人,那他们将会让对方体会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滋味。因为佛门功法类似于道家的净化,是一切罪恶、阴暗的克星,所以一般的鬼修极少与佛门弟子为敌,因为在同境界上,鬼修的功法刚好被佛门功法克制。

    还有一点就是,佛门擅长神识攻击,修至极尽者可让对手为己所用,将其度化,皈依佛门。

    传说曾有一位震古烁今的鬼修,已达到问心境,他与一位破妄境僧人大战三天三夜。当三天后众人前去查看时,发现这位鬼修已经被化去神识。此后,很少有人主动去招惹佛门修者,对其有着深深地忌惮。

    说时迟,那时快,雪豹的神识波动瞬间便侵入了凌瑀的识海。本来凌瑀打算趁着雪豹没有察觉的时候靠速度一击毙命的,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到它的攻击范围之内,雪豹就已经发现了他,并且将自己牢牢锁定。当看到雪豹跃起,凌瑀的打算就是闪过它的攻击,跳到它的身后,然后一刀从脖子上解决掉它。可是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凌瑀就感觉头痛欲裂,好像有无数根钢针扎在他的头上,大脑一片空白,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

    “中招了!”这是凌瑀的第一个反应,他赶紧咬牙向后退去,几个起落间便已退出近五丈的距离。凌瑀赶紧运转自身功法,因为《破魔九转》他已经练到了第三转,三转炼神识。功走心脉,凌瑀立马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

    “可恶的小猫咪,你真的惹怒我了,我一定要吃了你!”凌瑀冲雪豹恨恨地说道。

    听着他与众不同的威胁,帝洵二人松了一口气,小家伙只要还想着吃,就说明他没事。

    凌瑀提着短剑再次向雪豹走去,同时,他偷偷地运转《破魔九转》。在他的识海边缘隐隐升起一道道剑气,将识海护在其中。

    “让你阴,我比你还阴!”凌瑀心想。

    雪豹见没有一击毙命,本能地察觉到眼前的人不好对付。它静静地看着凌瑀,当他们的距离拉近至两丈时,雪豹突然又是一声吼叫,比之刚才的吼声更加尖锐。凌瑀见它故技重施,嘴角荡起一丝冷笑。他缓缓低下身体,双手抱头,做出一副非常痛苦的表情,眼神却是一片清明。他用眼角的余光紧紧地盯着雪豹,手里握紧了短剑。其实,雪豹的吼声早已被他识海中的剑气斩碎,那所谓的神识攻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这一切,都只是他做样子给雪豹看的诱敌之计而已。

    “不怕你上当,就怕你不上当”,凌瑀心中思忖。

    果然,雪豹见凌瑀的表情痛苦异常,以为他已经中招,它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只见雪豹身体暴起,向凌瑀扑来。口中的两颗尖锐的利齿闪烁寒光,犹如催命的毒牙向凌瑀脖子咬去。

    “三丈、两丈、一丈......就是现在!”凌瑀见它扑来,心里默默地计算着距离。当雪豹的利齿离他还有三寸远时,凌瑀突然以弯腰的姿势向右转身,躲过雪豹的利爪跟牙齿,同时左手的短剑猛然向上刺出。此时的雪豹正在凌瑀的头顶处,再想发难已然来不及了。而凌瑀的短剑正好刺入雪豹的脖子之中,短剑拔出之时,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将凌瑀的白色棉袍染得一片鲜红,看得人触目惊心。雪豹吃痛,一声凄厉的嚎叫声传出,将周围松林树冠处的雪都震落了下来。雪豹身体扑空,在雪地上滚了一圈后迅速爬起,面对着凌瑀低声嘶吼,它双目通红,伴着脖子上往下不停滴落的鲜血,场面格外瘆人。

    凌瑀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都说鲜血使人兴奋,凌瑀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那种感觉。他舔了舔嘴唇,冲着雪豹嘿嘿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眼神中发出炽热的光芒,那面容看上去比雪豹更加可怕。

    只见凌瑀活动了一下身体,双手不停地攥着拳头,冲着雪豹勾了勾手指。

    身上的伤口彻底激发了雪豹的凶性,只见它身体低伏,在头颅马上贴到地上的瞬间突然跃起,再次张开大口,咬向凌瑀。

    “不发威真拿我当病猫了!”凌瑀第一次击杀青狼的时候还略微有些紧张,刚才又经过跟雪豹的一番厮杀,现在已经是渐入佳境了。当他看到雪豹扑来,心里竟然有些小小的期待。

    凌瑀脚踏七星,右手捏剑诀,左手持短剑刺向雪豹。雪豹见凌瑀来势汹汹,不敢硬接,它在空中摆动,躲过凌瑀的剑芒。改咬为抓,锋锐的豹爪带着破空声奔着凌瑀的面颊而去。凌瑀见状,立马收剑,用剑刃去抵挡豹爪。凌瑀清楚,如果被豹爪碰到,半张脸就没了。他的短剑与豹爪相接,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却并没有将其斩断,好像砍在了金属上一般。雪豹见两次攻击不成,立刻将豹尾甩向凌瑀的脖子。一尺多长的豹尾夹杂着风声急速而至,若是被这豹尾甩上,必定是骨断筋折。凌瑀气沉丹田,大喝一声,身体向后弯曲,同时右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抓向豹尾。雪豹置于空中,想要止住去势已然不能,只好尽力扭动尾巴,避免被凌瑀抓住。可惜的是,凌瑀的速度比它要快太多了,在它还没来得及将尾巴甩开的时候,凌瑀就已经抓了它。

    雪豹的三次攻击:钢齿,利爪,豹尾纷纷落空,直到最后被凌瑀抓住,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好像还没开始,就已经落下了战幕。

    “啊!”凌瑀一声大喊,右脚猛地一跺地面,身体向右转动,硬生生地将雪豹抡了起来。

    雪豹在空中本来就已经失去了重心,现在又被凌瑀抓住了尾巴,只能任他宰割。它内心凄苦,这哪是人啊,这明明就是一个人形凶兽。如果真的有轮回,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没有尾巴的生灵!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1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