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亘古天阙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章 雪域,进发

第一卷 雪域少年 第七章 雪域,进发

    一行三人穿过村庄,向松林进发。

    松林在村庄的后面,茫茫雪原好似没有尽头,大片的雪松屹立在雪原之上,高数丈,树干笔直,宛若天神。北域的积雪终年不化,有些地方甚至达数丈深。

    帝洵三人沿着猎户们踩出的小路缓缓进入松林,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猎户们平时不会各自行动,因为雪原中的积雪厚度不一,如果没有经验的猎人独自出行,很容易陷入雪坑之中,如果有修为的人尚可以自救,但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那便十分危险,积雪会瞬间将人掩埋,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另外,丛林中野兽横行,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在这片由异兽统治的森林中并不管用,甚至某些高阶异兽无比凶残,人类在它们眼中与其它弱小的生灵没有区别,它们比人类更清楚这片天地的法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弱肉强食是大自然亿万年积累、流传下来的至圣箴言。生存也好,成仙也罢,一切的前提是能够过下去。

    帝洵三人向前行进了大约五十里,随着他们的深入,猎户们留下的脚步渐渐模糊,显然,这是猎户们能到达的最远距离。因为再往前,就是属于高阶异兽的领地了,猎户们若轻易涉足的话,很有可能会由猎人变成猎物。

    三人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发现四周的树木要相比丛林外围高大许多,挺拔许多。前方雪松密集的地方甚至连光线都照射不进来,如果没有白雪的映衬,便跟黑夜无异。此时已近晌午,三人皆是修行中人,五十里的路程对于常人来说似乎很远,而对他们来说简直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贤弟,时辰尚早,不如我们再前进几十里如何?”帝洵向凌风询问道。

    “正有此意。”凌风点了点头。

    五十里对于猎人们来说是有可能到达的,而老哥俩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让凌瑀历练,他们修行的事还是不要让村里的人知道为好,这倒不是刻意的隐瞒,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就像是两个世界,对于某些人来说,平平淡淡的过一生远比整日血雨腥风要幸福得多。与其说是隐瞒,倒不如说是一种保护。

    凌风展开神识,双目微闭,四周的一草一木皆映入脑海。能够清楚的“看到”左前方六丈有一只灰色兔子,正后方树冠上藏着一只松鼠。当确定周围无人时,凌风睁开双眼,将包裹挎在身上。他剑交左手,右手抱起凌瑀,气沉丹田,运转自身功法,随着一声轻喝,凌风的身体仿佛有人托举一般,缓缓升起约三丈。

    “老哥,我们走!”说完之后,凌风如离弦的弓箭一般向前急速飞行。帝洵紧随其后,如同光影。两旁的树木被两人带起的狂风吹得左右摇晃,剧烈摆动,树枝上的积雪簌簌的落了下来。

    三人的速度极快,寒风如刀割般打在脸上,吹得人生疼。凌风右手微微发光,自掌心向外形成一个直径达一丈的蓝色光幕,将祖孙二人包裹其中。凌风本就修为高深,自是不会畏惧寒风霜雪,但凌瑀还只是个孩子。别看两个老头平时对凌瑀“残忍”、严厉,但其实心里溺爱的不得了。“隔辈亲”不只是说他们,乃至以后的亿万年里,这种亲情都会流传下去,就像刻在华夏民族的血肉之中。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传承,如同华夏人民的勤劳和朴实一样,他们重情,重义,重孝。

    祖孙三人飞行了大约八十里,凌风才和帝洵缓缓降落。此处已是人迹罕至,只能听见远方的狼嚎虎啸之声。凌风将怀里的凌瑀轻轻放下,而后抽出绝寒剑,上下挥舞。随着剑光闪烁,只见凌风大喝一声“开!”一条淡蓝色的冰龙从剑芒中飞出,向四周盘旋,龙吟的苍凉之声响彻雪原,冰龙所过之处松树皆应声而倒,形成一个直径约二十丈的空白区。

    “老哥,我们就先在这儿暂住几日吧,我想明天从这里开始,带着瑀儿向四周历练。”凌风将宝剑入鞘,对帝洵说道。

    “也好,这里远离村庄,我们在此处停留几日应该没什么问题。”帝洵点头赞同。

    两个老头都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二人将周围的枯树枝收拢,凌风双手连动,将木材两端削平。这里只有他们三人,因此也不怕显露修为。不多时,两间木屋已初具雏形。二人又做了三张木床,及一些生活用品。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他们行走在外最基本的技能。况且他们皆不是凡俗之辈,做这些东西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凌风取出落阵石,在木屋周围四处打量,又以脚步丈量。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他纵身一跃,站在屋顶,将绝寒剑幻化成近十丈的巨大光剑,在地上以道韵刻下纹路,最后将七颗落阵石依次打入阵眼之中。

    “起!”随着凌风的一声低吼,在木屋周围突然升起一片七彩光晕,以阵眼处最为炽烈,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光晕才逐渐消失。

    “难道,这是困龙七星阵?”帝洵面露异色,吃惊地问道。

    “唉,说来惭愧,我凌家本就不是以阵法闻名的家族,这困龙七星阵在家族里面也是残图,仅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怎奈我学艺不精,这残阵在我手中能发挥出两成的威力就不错了。”凌风摇头苦笑。

    原来,传说困龙七星阵乃上古时期一位阵法至尊所创。昔日那位至尊所在的家族是这世间唯一靠阵法修仙的世家。那位至尊曾遨游四海,在人间界七处绝地中各斩杀一头凶兽,以兽血浇灌星辰石,并以人力强行炼化,使得星辰石产生灵魄,进阶成极品落阵石。

    在他斩断至尊境枷锁,对抗天劫时,创惊天大阵,人在阵中,借天地星辰之力对抗天罚。天劫神雷化作巨大的雷龙,试图冲破阵法,阻止他成仙,岂料雷龙不但没能轰杀那位至尊,反倒被他的阵法所困,雷龙欲破阵而去,至尊却想凭借阵法炼化雷龙。僵持之下,终于爆发了逆天大战。

    据传说,在那七天里,剑气横飞,龙吟哀嚎,猛烈的气浪将方圆百里都绞成齑粉。巨大的光幕笼罩,使人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直至七日之后,光幕才散去。此时阵中的天劫雷龙已经消失不见,那位至尊仰天长啸,喃喃自语,“成仙,成魔;时也,命也!”他一步千里,远走山河,从此绝迹人间。而有隐世家族通过各自渠道得知他没有进入仙域,而他最后去了哪里,至今成谜。

    还有其他至尊说在那人对抗天劫时,曾通过天眼看见在那光幕之中浮现出一座巨型宫殿,那宫殿金碧辉煌,耀眼夺目。那位至尊化出一道魂魄进入其中,至尊之于宫殿犹如蝼蚁之于巨象。真相如何,无人得知,人们只能通过他留下的残缺阵法推测一二。为了表示对强者的尊重,后人便为那阵法取名为困龙七星阵。

    将阵法布置完成,凌风飘然落下。他自包裹中取出干粮和晒好的肉干,架起火堆,肉干在火焰的高温下“嗞嗞”作响,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凌风和帝洵还好,因为他们的修为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数日不食也没有关系,但凌瑀不同,他本来就处在长身体的阶段,修行又需要大量的精气,而且今天经过长途跋涉,小家伙早就饥肠辘辘了。当看到凌风取出肉干时,他便一溜烟地跑到火堆前,紧紧地盯住泛着油光的食物,咬着嘴唇,肚子不争气的发出阵阵“咕噜噜”的响声。

    望着可怜兮兮的凌瑀,帝洵二人哈哈大笑。真不知道这孩子的胃怎么长的,幸亏他选择了修行,否则的话,若光靠打猎,恐怕他养活自己都成问题。

    “贤弟,喝口酒暖暖身子吧,这是当年在九天时,愚兄采天池朝露配以九种灵草精酿而成的,而今这雪原极寒,愚兄恐有不时之需,特意带上的。”帝洵将手中一个皮质酒囊递给凌风。随后坐在火堆旁,望着燃烧的树枝,一阵失神。

    “好酒,想不到老哥除了一身高深的修为,竟然连酿酒之道也如此擅长,哈哈哈......”凌风酒一入喉,便觉得犹如身处温泉之中,一股暖流自丹田升起,流向四肢百骸,舒爽无比。他便知道,这酒远非世俗陈酿所能比拟。

    “大哥是否有心事?难道还因为当年那场动乱而耿耿于怀吗?”看到帝洵心不在焉,凌风轻声询问道。

    “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呀”,帝洵苦笑,他思忖良久,又道:“虽然那件事已过去了三十八年,但我总觉得当年那场动乱没这么简单,外侵,内乱,怎么看怎么觉得像蓄谋已久的事,恐怕异域之人所图甚大呀。”

    “人间与九天地域的何其辽阔,能人辈出,高手如云,还有不知活了多久的老家伙隐藏其中。他们活了万载岁月,恐怕对这里面的因果早已洞悉。只不过这些人都性情古怪,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是不屑出手的。况且他们也曾生于人间,存于九天,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想他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凌风开解道。

    “希望如此吧,但愿我是杞人忧天了。”帝洵幽幽一叹,看着狼吞虎咽的凌瑀,他展颜一笑,似是放下了什么包袱。

    “未来的事,就让未来做决定吧!”帝洵目光深邃,遥望夜空,自语道。

    凌风见他如此,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http://aztecog.com/txt/103123/25593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aztecog.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